作家网首页

   李敬泽曾说,“弋舟游弋如鸟。他有不可思议的方向感,流畅地穿行于人类生活的幽暗与明亮,绝望与英勇。他属于极少数不曾被沉重经验所压垮,依然保持着想象与飞翔能力的作家。”《丙申故事集》中的五篇故事,读来正是弋舟以绵密的细节所织就的生活质地。无论是《随园》中历经坎坷而内心丰富的杨洁,还是《出警》中叱咤半生却难掩孤独的老头儿,抑或《发声笛》《巨型鱼缸》《但求杯水》中游离于生活内外的困境,自知又妄图自救的青年男女…… 对“现在进行时”的重视与尊重,使得弋舟所呈现的文本世界能够“准确的与事实重逢”,散落四处的碎片被精心收拢,当纷繁化归完整,当抵抗向服从妥协,精神的荒境似乎从此刻开始,才寻回了真正丰满而自由的家园……

黄凯:中年困境与还乡青春

在人物的返乡和回忆中,青春/性的通道重新打开了人物的关系,蓬勃的生命活力构成对中年倾颓身体与疏离精神困境的双重救赎。脖子上的白骨既可能是千年不朽的胡杨,也可能是弃尸累累中的一块骨殖,它标示出青年杨洁的胆识……[详细]

贺嘉钰:十望雪山——《随园》读札

这本集子,分明不只是胜在情节,人间五场遭遇由镜头般的叙事方式将瞬间里潜藏的各个维度耐心呈现,故事落停,真正的生活才刚刚开始,那便是要在一种巨大的空无感上重新建筑生活的勇气。这样一种巨大的空无感,是弋舟用类似于“闪回”的镜头语言、用“慢镜头”等呈现方式在此下与过往里以绵密的细节织就……[详细]

虎鸽:《丙申故事集》——弋舟,扮酷的文字歌手

对于这个时代小说的主题我们已经没什么好说的,它正在自觉或是不自觉地返回到法国“五月风暴”以前电影所选择的主题——不是表现死亡就是表现爱的徒劳,《丙申故事集》尤其是在表现后者。但作者在脱离旧手法的过程中仍然给我们带来了一些惊喜,也就是刚刚说过的那种“本能的小聪明”。 记得是在西班牙作家加塞特的《艺术与去人性化》这本书里有一句话,他说在隐喻的关系中,用A代替B的原因是为了避免B的出现。弋舟没少写两性关系,但他说“神魂颠倒的时刻”,把男性的隐秘区域说是“一根腿骨从一只破旧的裤管中伸出”。躲避得多了,你会觉得一些似是而非的表达一定是隐喻,比如“执黑五目半胜”。弋舟的小说中确实存在着很多暗语,像是同行的耳边私话,构成了叙事的背景噪音。所以一开始提到读书的姿势和背景音,对于《丙申故事集》来说,它们不仅不是无关紧要的,而且我想也是理解的小道具……[详细]

金信仪:“乘舟”破浪——读弋舟《丙申故事集》

每个人的身上都会有很多层面,不同程度、甚至相互矛盾的真实,越接纳这种复杂的事实,越少会为自我的冲突感到煎熬。故事《发声笛》是从主人公马政中风开始讲起。行动不便,说话功能受阻的马政,每日只能呜呜咽咽的靠发出阴阳顿挫的“喔”与外界交流。弋舟笔下的青春虽在逝去,但却有对生命无法磨灭的希望致敬的意味。生活中看似简单的事物里藏着微妙情愫,充满了让人依依不舍的温柔。一瞬间,我以为我就是马政,“喔喔”的表达着自己。甚至觉得正当的语言并没有比现在更具有沟通性。也许正当语言不具沟通性的时候,才开始有了沟通的可能。我同样也看见了马政看到的一切。当看到那个看上去有些吓人的穿着睡裙的短发中年妻子,不可避免的想起了让自己羞惭的夏攀。猥琐的权衡和隐晦的贪婪夹杂着未经反省的荷尔蒙邪挟而至。那个手里空空,想象自己在打鼓的朴素少年已不在……[详细]

孟学珂:游离于叙述间的崩坏

从现实维度上“随园”是老师在祁连山上营造的一座江南庄园,文中如此描绘道:“一座红土通向山庄的大门,桥下是细瘦逶迤的山泉。两根圆柱上横置着梁坊。‘随园’写在一块不是很大的匾上。一切都不是簇新的,就像起码存在了好几百年。戈壁滩的风是做旧的利器,它能让尸骸转眼化为白骨,也能让新貌刹那变为旧颜。”即便是江南样式的庄园在弋舟笔下,女孩眼中依然充斥着险峻与骨感。老师和山庄人员的关系好像金字塔里的法老和奴隶,在精神层面上他严格地控制她们,正片庄园透露出恐怖诡谲的气氛。让女孩惊悚冷颤又莫名愤怒。“即便那明亮的大厅里有着他豢养的年轻女孩,即便窗外就是万物生长的夏日,他也只能够这样几乎被完全覆盖着奄奄一息。镂空的床楣上有一只蜘蛛在快速地爬行。我的心里升起凶恶的伤感,我想大声骂他,用恶毒的话诅咒他。我们彼此启蒙,如今,他用一座随园戏仿了一座墓园。”……[详细]

古桦:与过去重逢——读《丙申故事集》

在细节的安排上,作者弋舟多在小说中书写具有时间感、时空感的事物或者说是意象?意象似乎不太恰当,因为它们仅出现在这部小说集中(在其他小说中较少见到或几乎没有见到),代表性似乎不够。在小说中安排一些具有时间感、时空感的事物,可以制造出“过去”的气氛,时间的易逝感与神秘感,有深刻的哲思。《随园》中薛子仪送给杨洁的白骨吊坠,这块白骨象征着杨洁美好的初恋,白骨历经风吹日晒、雨淋霜雪,与干枯了的胡杨树一般都是家乡戈壁滩的杰作,不禁引发对远古历史的追思。小说多处提及这块白骨,是杨洁时时沉醉于过去的日子?还是对时间流逝的无奈与痛惜之感情不自禁的表露?《发声笛》中马政看到手机里妻子王晰年轻时的照片,“只有小拇指甲盖那么大,但依然美得惊心动魄”。没人敢小瞧岁月的力量,它改变的不止是人的模样,还有那份曾经拥有的单纯与质朴。《巨型鱼缸》中多次写到的“巨型鱼缸”,它的美好令人神往,但生活于其中人们的虚荣心得以满足,更无任何烦恼……[详细]

黄德海:庄严赋尽烟尘中——谈弋舟

《丙申故事集》的出版,让我确证了自己的感觉。这本集子收入弋舟丙申年写作的5个短篇,让人觉得作者对世界的容含度提高了,小说打开了一个特别的内在空间,新的血肉生长出来。生活的烟尘大面积地在小说里蔓延,却奇崛鲜烈,于人世的萧瑟孤寂处透显出顽韧的生机,从而有了更具活力的庄严,就像那个“地铁菩萨”——“车过高碑店时,上来一个女人。她大概有50多岁,很胖,肚子里像是塞进了一块正在发酵的面团,但她却穿着件正常身材的人穿上都会显得逼仄的小夹克。她浓妆艳抹,面无表情地坐在我的对面,长长的蓝色睫毛一眨不眨。她旁若无人,像一尊正襟危坐着的膨胀的菩萨。我突然感到羞愧难当。这尊地铁里的菩萨猛烈地震撼了我。在我眼里,她有种凛然的勇气和怒放的自我,这让她看起来威风极了。”……[详细]

往期88必发娱乐网站

往期88必发娱乐网站

  88必发娱乐官网“新作·锐见”88必发娱乐网站致力于推荐当代作家重要新作,发现培养文学评论人才,倾听读者对作家作品的真实评价,欢迎广大读者参与。如果您对弋舟《丙申故事集》有独到见解,请于6月30日前投稿。
  下期我们将推出对郑小琼《玫瑰庄园》的评鉴。如果您感兴趣,请于7月20日前投稿。
  稿件字数在1000—5000字之间,88必发娱乐官网将择优发布,优秀稿件提供稿酬。投稿邮箱:zgzjw3@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