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必发娱乐官网>>原创

上炕

2017年06月14日09:59 来源:88必发娱乐官网 江北乔木

上炕与上床有相似的地方,而大多含义不一样,上炕有着宽泛的意义。过去在北方乡村的人或从乡村走出来的人,大多都懂上炕的意思,还有那么一点高雅、礼节、温暖、亲近的意义。那时,人们视上炕为一种待客的礼节,邻居来串门,大都会推让着说:“上炕坐坐吧。”客人来登门,就会直接说:“上炕吧。”冬天来了,还会说:“上炕暖和暖和吧。”无意间就抬高了上炕的意义。

要说上炕,先要了解炕的结构原理。炕,即土炕。是北方人用泥土、土墼、泥合成,因而称为:土炕;因为土炕受空间制约,大多垒砌成长方台。土炕的下面有孔道,跟灶台、浮炱相通。这样,可以烧火取暖,灶台处可以做饭、炒菜、烧水。土炕的上面铺上席子,铺一张新席等于给炕穿上了一件新衣。有些要好的家庭为了好看,铺上了五颜六色的席子,有娶新媳妇的家庭,为了喜气,还特意到集市上挑一张花红席子铺到炕上。有的家庭还贴“墙围子”,即在土炕连着墙壁的半米高左右的地方,用花纸做成墙围子,也有自己贴上年画、剪纸的,显得五彩缤纷,十分好看。

土炕,就是人们生活的舞台,除了自家人睡觉、吃饭、女人做针线活、孩子们坐到窗台前做作业,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功用,那就是招待客人的好地方,一铺炕上能坐七八个人。那个年代,家中来了高人贵客都要在炕上伺候;请家门上或比较亲近家庭里的新媳妇也要到炕上“坐席”;正月里亲戚来拜年也要请到炕上吃饭;就是平时家里请客也也大都郑重其事地安排到炕上招待,以示尊重。所有这些,统称为“上炕”,这时候的上炕与“上桌”、“上席”基本相同,当然,也有不一样的地方。譬如,有时街坊邻居来串门,热情地劝说着:“快上炕坐坐吧!”“天还大早呢,回家又没有事,好久没坐下了,上炕坐坐、耍耍吧。”这么一说就显得格外亲切,一旦坐到炕头上拉起呱来,就更热乎了,在炕上显得欢欢乐乐的,气氛暖融融的,尤其是那冬天的热炕头,更是人们向往的地方,皑皑白雪的冬天,常聚到一家的热炕头上,拉着家常呱,打着几角钱赌注的牌,满炕上都洋溢着欢乐。而假如让客人坐到炕旮旯里的凳子上,就显得不是那么热情,疏远、冷漠,也显得有点礼数不到,与上炕坐坐就不一样了。这里所说的上炕坐坐,与“上桌”或“上席”就根本不同了。

纯正的上炕,在那个年代的乡村是有约定俗成的不成文的礼节和规矩的,各家各户大致相似而又各不相同,大多家庭有客人来是不让女人和孩子上炕坐的,让他们在地下支起矮桌子吃饭,以示对客人的尊重,也是在维护这个家庭长期形成的规矩和尊严。除非客人再三要求:“让他们上炕一起吃吧,省还得三番二次的。”“都是自己的实亲戚,又不是外人,哪有那么多规矩,让他们上炕坐吧。”主人经不住客人劝说,这才说:“快都上炕吧,自己亲戚也不嫌弃。”这才一个个地过来坐到炕上吃饭。也有些小孩子太小,不太懂事,见客人都在炕上吃好的,就忍不住口舌生津,绕着炕旮旯不停地转悠,主人就会夹上一筷子菜,给他放到嘴里打发走了,吃完了不长时间又回来了。客人见状,劝说着让他上炕。从这里就可看出坐到炕上吃饭的尊贵,这在当时也许是一种习俗。

上炕还都得规规矩矩地盘着腿吃饭,不知道是那个年代规定的,也不知是什么礼节。我想不外乎是这样的原因,因为请客吃饭的时候,都要在炕中间放一个木盘子,木盘子上都要放上菜肴、酒杯、茶碗、筷子、勺子、饭什么的,假如不盘着腿,脚就会伸到木盘子跟前,与菜酒之类的离得太近,显得很不雅,也显得没有礼貌和不懂规矩。

我从小就跟着祖母出去坐席,因母亲很忙,加之见了鱼肉胃里往上返,大多场合都婉拒,他们请不到母亲就非让我代替不可,我便跟着祖母从村北头吃到了村南头,从村东头吃到了村西头。所以,祖母常常笑着对我说:“看你这个小人,却吃遍了大半个乔家疃。”我当时听着嘻嘻哈哈就过去了,不过,祖母的话至今还留在我心里。

我跟着祖母出去坐席坐的多了,也慢慢跟着学会了在炕上吃饭的规矩。祖母教我在炕上学会了盘腿,有时一盘就是几个小时,着实需要练上一段时间才行,有时累了的时候,祖母就会说,你可以换换腿盘着,这样也就坚持住了。走亲戚时走到谁家都请到炕上盘腿坐着,有的人就坐不住,而我就坐住了,这就是练盘腿起的作用,从盘腿中我也体验到上炕的特殊意义。现在大都不在炕上吃饭了,也没有再教男孩子盘腿的了,即使偶尔遇上在炕上吃饭,也会要个小凳子或小马扎子在炕上坐着,也没有过去那么多的规矩了,稀里糊涂就过去了。不过,对女孩子照常要求盘腿,因按我们这里的风俗习惯,女孩子结婚入洞房时就得端端正正地在炕上或床上坐着,这叫坐时辰。

儿时还跟着祖母坐席学会了夹菜,那就是主人不动筷,不能抢先动筷,夹菜要夹自己跟前的,夹菜一次要少夹,多了容易掉,别人看着也不好,夹菜的次数一般停顿一次夹三次菜,除非主人劝说着,才再夹菜,频率还不能太快。跟祖母学的这些,过去很受益,也受到了别人的夸赞。可坐到现在的酒桌上,似乎不跟形势了,不过我还很欣赏祖母教给我的上炕坐席的规矩,因为“礼多人不怪”是古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