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必发娱乐官网>>原创>>小说

读书

2017年06月16日09:09 来源:88必发娱乐官网 重庆王思发

二娃满六岁那年,去找一个乡村巡回剃头的,男跛子剃头匠剃头,他剃到快要完的时候,忽然指倒二娃子的头,对旁边等候的人说,嗨,你们看哦,这个崽儿将来长大了,有搞头哦,脑壳大,发际高,不当地头蛇,也当座山雕。听的人一阵哈哈大笑。他接着指了指额角又说,要占读书的光,吃三两米不说,还有随便遇到啥子挫折,都能够跳得过去,不信我说在这里,你们长期眼睛看。嗯嗯嗯,旁边人缝纫机扎针样点头。

回到家,不晓得二娃是真想,读书长知识,跳出农门,做大事情,还是嫌做农活,脏又臭,费体力,累死人,不想做,去学校读书好耍些,反正把剃头匠的话,丢三落四,原原本本地给老子摆龙门阵了,看老头有什么反应不。

老子听儿子这么一说,嘿,心里乐开花,为什么乐呢?有四方面的原因,一是,祖祖辈辈自古以来,都是对着田背坎挖到黑,没有一个在人面前说得起话的,心想,要是剃头匠说灵了,就把儿子拜寄给他当干儿子,感谢大恩大德;二是,他不是巫婆,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靠骗人过日子;三是,发际高,是事实,看得见摸得着,不是虚夸的;四是,好像左邻右舍有出息点的,发际都还算高。所以,他暗下决心,哪怕家庭去卖几历钱一斤的竹子,萝卜凑齐学杂费,也要让二娃去读书,看看那种说法,究竟是经验性的,还是奉承话。

进了校门,不晓得是老师教得方法好,还是二娃勤奋加天赋,从学习成绩看来,他还是蛮开心的,譬如,每次发了考试的成绩通知书,一般是放学回家,见着爸爸在菜地干活,还隔几百米远,就高举通知书,奔跑起,不断放高音喇叭:爸爸,爸爸,考试了,快来看哦,100分!老师在班里表扬我了。好个得意宝,讨奖励的样子。这时的爸爸呢,往往是伸直腰,侧起头,朝他憨憨一笑说:乖乖,奖励你少煮一顿饭哈!老师布置的家庭作业,基本上都是在放学回家的路上,趴在路边的斜石板上写完,因为无非是日月水火那一套,写满作业本几个格子的事,回家了,才能光是放牛,割猪草,烧柴火煮饭,还有在地上画格子跳屋耍呀。

读小学三年级那会,小弟弟缺人照,大人田地活计,忙的头起腰不来,爷爷患哮喘病,姥姥得糖尿病,一年四季背药罐子,没有闲人照顾他,二娃就只好背起上课,肚子饿,流屎尿,就哭哭闹闹打破天,盖过老师的讲课声,老师吓不住,便只好请出二娃在课堂外窗户处听课。这样一来,考试成绩免不了在班里赶鸭子,老师批评,同学议论,家里埋怨,一气之下,坚决弃学种地。过后,好心的老师来家访,请他一道去上学,还在牛栏屋哦哦地躲猫猫呢。

这时,二娃爸爸的心情很复杂,高兴和忧虑一起上:高兴的是,给读书无用论,找到个下台阶,你自己不去不上学,我既不背轻视读书的黑锅,又多个劳动力,还少花些无用钱,一举三得,啷个要不得哟。因此,当儿子人小力弱,干农活辛苦,埋怨弟弟,干扰学习,还想上学时,爸爸就佯劝说:嗯,你看隔壁找钱的大脑壳,原来读书那阵,上课打瞌睡,作业买人做,考试抄别人,升学靠枪手,弄老大个文凭,实际呢,一问三不知,可以说连扁担打个一子都不识,起球作用。不过,哈哈,时来运转,照样当阔佬,带秘书上啥子高端学府,帮助听课,完成作业,自己逛街,同样拿个红本本呢。忧虑的,是没有过日子必须有的文化知识,将来说不定是睁眼瞎,出气筒,人下人。

二娃听着目不识丁,狗屁不懂,还当啥子大款,眼睛都笑弯了,自言自语:嘿嘿,好安逸,我要是能够有那一天就好了。接下来,就老老实实地在家务农,早上围着灶屋转,上下午围着田坎转,中午晚上围着自留地转,长此以往,虽然在田地里种下希望和收获,可是,一味地在簸簊大的天,机械地重复昨天的故事,思想时不时开始长毛了,尤其是,有一天,二娃子在电视头看到,一个微型男人和一个漂亮女人,结婚以后,由于男人斗大的字不认识几个,可是,还喜欢跟别人学那些惹人发笑的言辞,来出风头,装潢门面,显示认识几个字:譬如,一次,男人在大街上看见中国人民银行门前的吊牌,就兴致勃勃地当回脱口秀,大声喊出了,生怕别人不认识,中国人民很行!过一会还说,是哪个写的哟,点都不谦虚,惹得很多人捂着嘴巴噗嗤做笑,叫同路的女人,蒙起脸,赶快退后两步,免得别人看猴戏,尴尬,索性以后出门各走一路。还有一回,他去打挖土方的工,结账完了,挖一方比别人少好几块钱,他不服气,一查帐,他签字认可的,原因是不会算帐,吃哑巴亏。这样一来,二娃就特别,特别地想给自己脑袋多充点电。

爸爸晓得了儿子的想法,打心眼里觉得很有道理,是啊,一个年轻人人,特别是现代年轻人,不识字受笑话,没得啥子,笑久了就无人笑了,关键的是活法,怎么才能与信息化,科技化,知识化时代合拍,生活质量,幸福指数啷个上长。当务之急,必须马上帮助他寻找机会喂脑壳。

想到做到,不放空炮。儿子丢下功夫,扛一大麻袋各人种的大米,捉三支老鸭子,四支嫩鸡母,住在省城的一个老表家,特地去有培训技术机构的地方找工打,梦想碰到有自己可以打的工,就边打工边学技术。后来,说来也奇,真的天随人愿了,一个厨师培训班,紧急招聘一位保洁员,他一应聘就中了,兴奋的跳起八丈高,可以实现理想了,上班干劲十足,把卫生间,走廊,公共区域的卫生,搞得好上加好过后,还自觉地,义务地到厨房擦地板,洗桌子,端盘子什么的,培训班的人们呢,提到他没有不伸大拇指的,特别是培训校的校长,对他感动加同情,有时间主动打招呼,唠家常,总想回馈点什么才心甘。

二娃呢,觉得对方还属于有头有脑的,没有摆架子,轻视乡巴佬,就试着偶尔接近他,无偿服务,干点脏活,累活,苦活什么的,一来二往,就成为无话不说,互相帮助的兄弟伙了。

一日,二娃对校长怯生生,直来直去地说:哎,大校长,小兄弟想在你门下,沾沾光,当个旁听生,给我发个结业证书要得不,至于培训费嘛,就借哪个电影里的话说,一分也不少,人熟理不熟,你好对别人。

校长听了,怪不高兴地说:你说的啥子话哟,完全把我当外人,对我提这个事情,本身就是感情好,再差钱,也不差在你身上,我买单。

就这样,二娃三下五除二,手头捉倒了硬伙,真本事,那不颗甘平凡的心呢,一下子就像摁不住的兔子——蹦起来了,遇到烂醉如泥的时间,就海阔天空的吹,吹的天花乱坠,说什么凭,凭这个蓝本本,去有的国家混口饭吃,恐怕没没有问题呢。

说来也奇,有个遥远的国家,地大物博,人口稀少,对移民要求门槛很低,低到只要有个特长本本,就可以。二娃刚好合格呀。

过去以后,由于他技术精湛,为人忠厚,做事踏实,三混两混,经过熟人推荐,层层选拔,过关斩将,就在衙门的一个要害部门食堂,当厨师长,直接为首长做饭,待遇高,名声佳,前程看好,一家人笑得合不拢嘴。

可是,由于二娃非本乡本土的人,有时间莫名其妙地,受到当地人不公平待遇,甚至明火执仗地排挤,部门头目的一个男亲戚,来到食堂上班不久,就看上了厨师长这个位置,暗中拉帮结伙,唱对台戏,想让二娃自己下台,他来顶替。可二娃发现阴谋诡计过后,痛下决心,开动脑筋,粉碎了黄粱美梦。

后来,由于食堂食品安全,防不胜防,突然发生中毒事件,他火上浇油,使二娃被惩罚回国。依然在拉屎不生蛆的夹皮沟的老屋居住,虽然家里人,家乡人,对他过去的事情,理解谅解,向前看,但是,他灵魂深处仍然感到愧疚,把自己久久关在家里,茶饭不思,面壁思过。

村主任晓得了消息,马上向教育机构推荐,在家乡小学校,当临时厨师。好在他吸取教训,不忘初心,业绩突出,短期内,一个偶然的机会,就正式进入了教师队伍,过上了文化人的正常日子,结结实实地应验了当年剃头匠的玩笑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