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必发娱乐官网>>原创

广安旧事拾零:御史吟诗省县官

2017年06月16日09:58 来源:88必发娱乐官网 华蓥金青禾

明正德十三年九月中旬的一天,秋高气爽,夕阳西斜。一匹灰马在岳池驿馆前停下昂头叫了一声,有个中年汉子跳下马来。这时早有驿夫迎上前去,将马牵走,并叫汉子进馆歇着。

这个汉子名叫卢雍,明武宗正德六年进士,被授监察御史职务,正德十三年巡抚四川。为了调查真实情况,卢雍从南充出发悄悄来到岳池,住进驿馆。他向驿夫打了个招呼,就以普通人的打扮,到附近走访,了解岳池风土人情。

次日岳池县城逢集,卢雍身背搭裢,装扮成路人模样混在赶场人中,从城东踏上通往广安的驿道。他将到安公桥西时,被阻塞的人挡着不能再前行。

卢雍走进人群之中,装着匆忙赶路的样子直喊:“请让请让!我有急事要过桥。”

两个身带腰刀的衙役从桥东的人群中跑到桥西来,胖衙役两手一伸,将他拦着道:“来往人等早已禁止过桥,你快退回去!”

卢雍左手护着肩上的搭裢,右手按下衙役的手臂,明知故问道:“请问官爷,这么多人聚集在桥头做什么呀?该不是有什么大喜事吧?”

胖衙役将手猛地上抬,把卢雍按他的手甩开,睁眼射出凶光,从上到下地扫了他一遍,地斥责道:“说得不错,今天有喜,我们正迎接县大老爷。你要是没瞎眼睛识相的,就赶快退回去等侯大人过桥再说吧。”

前进衙役正要推卢雍退回,突然从桥东不远处响起一阵锣鼓声,随后传来 “欢迎孙大人!”衙役呼喊声。

卢雍举首透过熙来攘去的人头,看到有乘官轿,由四个壮汉抬着慢慢行进,轿前有几个衙役开道,把堵塞交通的人吆喝或推揉着让出一条道儿,使一颠一颇的官轿能让人抬着勉强向安公桥走来。

又一阵更响亮的锣鼓声中,有人将火炮点燃,驿道上顿时响起噼噼啪啪的鞭炮声,呛人的硝烟四散开来。

在欢呼与锣鼓声及震耳的鞭炮声中,抬着县太爷的轿子一步步走近安公桥。

事有凑巧,此时从岳池县城方向传来更加欢快的迎亲锣鼓与锁钠声,两队人马同时向安公桥汇集。

按照岳池风俗,迎亲的花桥从新娘家出发,务必一直到达婆家才能停下,如果路遇阻拦或被迫停了轿,那是不吉利的象征,婚后将会有灾难临头。所以他们看到对面的迎官队伍之后,正加紧力度急行着,企图先占桥头,抢前通过古桥。

两道人马相向而行,很快来到安公桥两头。

安公桥不宽,两乘轿子不能同时从桥面相对通过,这可怎么办?是官轿让道,或是迎亲的退回去?人们为此着急。

衙役手举腰刀,高声吼叫,企图逼迎亲队伍后退。而在迎亲的队伍中,早有送亲客里的老者从滑杆上下来,说自古以来,迎亲的轿子任何人都不能挡道,要求官轿相让。

有迎官者喊:县大老爷的威信要保,迎亲者吼:岳池的风俗不能破

接官的队伍锣鼓声敲得山响,迎亲的锁钠声音更高昂,看热闹的民众发出各种呼喊,安公桥四周乱作一团,拥挤的人群中有人大哭起来,说他小儿子的手被挤断晕过去了,要大家让开一条路救人,哭求声撕心裂肺。

在这紧张与混乱之中,早已挤到桥头的卢雍立即爬上风化的石狮,摇晃着身子站立狮背,一手撑着狮头,一手高举搭裢。

卢雍的突然离奇出现,顿时使桥头的嘈杂有所下降。

卢雍待站稳后,急忙解开搭裢,取出一块小牌举着,朗声道:“我叫卢雍,是监察御史,今巡视四川到此,这是御赐金牌。”他环视一下人群,提高声音道,“抢救人命大于一切,请大家让出一条路来,给那位大哥回去找医生救他的儿子。”

人们一阵低声议论,并让开了道,那断手小孩的父亲才顺利退出拥挤的人群。

这时卢雍大声说:“我虽然是江苏吴县人,可对岳池却有些了解。”停停他手指桥南的平原大坝,又道,“我听说在这片田园里,曾经有三国时代的诸葛丞相带兵助民种过地,岳池的后人为了纪念他,将这片大平原取名亮坝。每到春耕时节,这儿是岳池十景中最美的一景,名叫‘亮坝春耕’。昨晚,我听刘老伯描述了亮坝春耕的壮观情景

刘老伯说,这年春耕时节的一天,他站在狮子山上,向西南望去,只见田园阡陌,连绵不断。近处尚待收割的小麦片片,微风吹过,金浪翻滚。远处青山起伏,在兰天下艳阳中更显青翠。竹树掩映中的农家院落,炊烟冉冉而起。不时从院落中传出吹打、喧哗之声,原来是东家的姑娘成婚要出嫁了。西邻的年轻夫妻添了胖小子,有人前往相贺。亮坝正中的块块水田,内有农人三三两两,卷衣扎裤,露出强健的肌肤。有的挥锄平田,溅起水浪点点;有的吆喝耕牛,犁田耙地。因农忙而不得不出来犁田的母牛,带崽携子拉犁。小牛犊围住妈妈,蹦前跳后,尽情撒欢。不时将头伸在母牛肚下,吸吮几口奶水。慈母疼子,只得停下步来,用舌头轻舔小牛,爱怜之情显然可见。这就影响了耕作,农人嗔怒,在空中“啪”地甩出一鞭,小东西受惊逃开,在田中欢蹦乱跳。母牛哞哞直叫,似对儿子的叮咛,担心摔倒田中;又似对农人破坏了母子之爱而发出的抗议。忠诚的母牛奋蹄向前,踩烂田泥。农人扶犁在后,耕出希望,播撒丰收。那浑浊的田水,映着农人脸上满足。在另一块已耕耙的田中,几个小伙将挑来的秧苗抛进,星星点点,青翠悦目。一小伙跳进田中,抓起秧把,从田角一头向对角边栽边退。他栽得好快,一手拿秧,一手栽插,点头撅背,一点就是一窝秧。手快如风,后退似跑。所栽秧苗,横望成行,纵看为排,像拉了线那么直,横行竖窝的距离又相等。此时田坎上走来一位老人,手捋银须,伸出拇指直夸赞。几个后生不甘示弱,人人磨拳擦掌,纷纷跳下田去,紧追不舍,好一场栽秧赛。谁说只有姑娘能织锦?农村小伙胜姑娘。不多久,他们把绿锦织于田中。春风起处,绿波涟涟,令人心荡神怡,思绪万千。

传说前朝的爱国诗人陆游,曾立于造甲垭的官道上,正看到以上的情景而出神时,突从侧面的桑林中传来银铃般的笑声。他寻声望去,见桑树下两个女子身背桑篓,正在采桑。一个姑娘,身姿健美,衣着打扮很像城里人。她将装满桑叶的竹篓放在地上,手扶树干,然后两人开始戏耍玩笑,接着高唱山歌。天真的笑声与清脆的歌音飘往天际,流向田野。

陆游触景生情,回想自己生长在金国入侵的战争年代,长期颠沛流离,生活贫苦。他面对农民的朴实、忠厚以及劳动的欢乐,感染深刻,享受到田园劳动的乐趣而无比兴奋和激动。那种怀才不遇,虽有满腔为国为民的抱负,却得不到朝廷的重用,远大的志向无从实现,常常忧心忡忡等不快,这时也好似被眼前的农家欢乐所代替了。陆游顿时诗兴大发,挥笔写下了后来收入《剑南诗稿》中的著名诗章《岳池农家》:

春深农家耕未足,源头叱叱两黄犊。泥融无块水初浑,雨细有痕秧正绿。绿秧分时风日美,时平未有差科起。买花西舍喜成婚,持酒东邻贺生子。谁言农家不入时?小姑画得城中眉。一双素手无人识,空村相唤看缫丝。农家农家乐乎乐,不比市朝争夺恶。宦游所得真几何?我已三年废东作。

妙哉妙哉!刘老伯讲得栩栩如生,让我听得热血直涌。

在场的迎官与送亲者,本应忙着各自的事情,卢雍的长篇大论照理不受大家欢迎,可御史口辞伶俐,说得头头是道,加之讲的本乡本土的人与事,使众人听得忘了自己,安公桥周围渐渐静寂,只听得卢雍抑扬顿挫的宏亮讲演与桥下淙淙的流水声。

卢雍讲完这段经过后,深有感概地说:“听了刘老伯的讲述,卑职对‘亮坝春耕’,偶得打油诗一首在此献丑:

千耦勤东作,

平原水正盈。

曾闻丞相日,

从不扰民耕。

卢雍话音刚落,坐在官轿中的新任岳池知县孙厚鸣,不安地走下轿来,大声吩咐道:“赶快把轿子抬开,让迎亲的队伍先过去,我等快去恭迎监察御史卢雍卢大人。”

有衙役劝阻道:“请孙大人三思。我们让了道,大人你的脸面何在,今后你的威信何在?”

孙厚鸣有些急道:“糊涂!你不明白卢大人费了那么多的口舌把岳池亮坝说得像花儿一样的意思吗?他是想告诉我们,亮坝是个美丽神圣的地方,大家都应该爱护她才对。要爱护就决不能做一些下三烂的勾当!把这么美好的地方给糟踏与玷污了,这不是我等所为的事。”停停他又道,“卢大人吟诗的寓意更明确,他好似在对我说,诸葛丞相在这儿都不去打扰民众,你一个小小的知县,有何理由把这么多的群众阻拦在此?这不是叫我马上让路吗?”

衙役们佩服孙厚鸣是个聪明人,旁敲侧击了一下就明白如水。他们听县官说得有理,只好将官轿抬退一旁,让迎亲队伍先过安公桥。

看到官轿退到桥头的平坝让了道,迎亲的队伍欢呼着向桥东而过,那位送亲的老人带着他的后辈,齐刷刷地跪在孙知县前面,非常感激地说:“老朽代表这只送亲队伍,感谢为民着想的青天大老爷!”说后不住叩首。

迎亲队伍过去后,孙知县立即前去向卢雍下跪致谢,并说要不是卢大人及时提醒他让道,双方继续僵持下去,不知将会发生什么事情,后果不堪设想。

卢雍淡淡一笑,即忙将孙厚鸣扶起,连说言重了。

孙知县要请卢雍上轿去岳池县衙,亦被监察御史推却。两人只好步行而前。那乘空轿被人抬回了县衙,谁也没有乘坐。

孙厚鸣以赞扬卢雍的《亮坝春耕》诗写得好为由,邀请其给岳池其他九个景点吟诗,以增加岳池美景的文化氛围,并计划将吟十景的诗载入县志,让大人的佳作流传千古。卢雍一时高兴,满口应承,于是作有《翔凤朝阳》等十首赞景诗,取名《十吟碑》,收入清乾隆版《岳池县志》的“艺文志”中。(金青禾搜集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