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必发娱乐官网>>原创>>评论

《怪招》:平中见奇,启迪思索

2017年06月16日09:52 来源:88必发娱乐官网 xinglinxunxi

  《怪招》是著名小小说家、评论家陈勇先生的众多微型小说精品之一,收录在由江西美术出版社出版的微型小说超人气读本——《爱比阳光更温暖》这部专著之中。

  匈牙利作家厄尔凯尼?依斯特万在谈到小小说时说:“最要紧的是,看清标题!作者力图言简意赅,所以不会给文章乱安标题。我们乘电车前总要看清楚它往哪里开,读我的小说先看标题也和这一样要紧。”所以,对于一篇成功的小小说来讲,标题的制作,是很重要的。

  在接触《怪招》的开始,“怪招”这标题名就吸引了我。想到了武侠小说中高人所使用的怪招,所谓怪招,简言之,就是奇特的招式。

  “葫芦镇是全县有名的落后镇,连续十几年全县垫底。”这是《怪招》的首段,引起了我的思索。尤其是此句中的“垫底”之词,很精妙。是什么原因让葫芦镇的落后闻名?作家写《怪招》,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带着好奇心,我接着往下阅读,越来越奇怪了:县里调了数名干部去摘掉这有名的落后帽子,但大家都是“称病不就”,依我看,这就是一种不作为的通病。不过,“县里为了打开工作局面,只得杀一儆百,将那数名干部就地免职。”此点值得赞扬!不思进取,缺乏勇于开拓精神的干部,应当“下课”。

  县里无奈之下,来了一招“矮子里面拔将军”。语言诙谐,用典精当。在这样的环境下,人物——解保国,闪亮登场,给人最初的印象。

  解保国,何人也?是镇里一名普通干部,是个粗人,斗大的字识不了几个,但有一个特点:能说会道。被提升为“一把手”。这样,简炼的勾画之笔,人物形象丰满起来,在头脑中的印象更加清晰。也激起了我的阅读兴趣:这样一个闻名的落后镇,让许多“精英干部”都望而生畏,而却让一个普通干部受命上任,“没什么能够阻止他前进的步伐”。他会怎样去做呢?只有拭目以待。

  鲜明的对比,进一步地突出了人物形象。常言道:环境造就人才。果然,如文中所说:海水不可斗量,人不可貌相。一年后,葫芦镇的各项工作发生了质的飞跃,由“垫底”居为“龙头”。

  就这样一个普通干部却创造了管理工作上的奇迹,“还上了《人民日报》”。引来全国各地的取经团来参观学习。

  小说行文至此,已为读者留下了诸多想象的空间,并增强了读者探知的欲望,解保国使用的是什么管理“怪招”?

  “临别,取经团才想到取经。”此句有深意也给人启示:现实中,有的单位组织人员,美其名曰,到外地参观学习。实则是借机动用公款,游山玩水。小说这里暗含讥讽,具有批判的意味。向别人学习取经,是为了拓展思路,提高自己的管理艺术水平。这是参观的目的也是重点。要多走访最底层的人民群众,不能光顾表面的风景,才是实质。真经就在人们众口皆碑的传颂之中。

  解保国在小说中出场之前,文中就已有了介绍:能说会道。而面对取经团,却恰好相反。这又是他的奇特之处,只是在黑板上写下了两个歪歪扭扭的字:“赌咒”!本来,能说会道,是小说人物的优势,识字与写字是其劣势。现实中,很多干部,为了表现自己都会发挥自己的优势,隐藏自己的缺点。而解保国的做法却不同。不仅如此,见众人不解,只得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笔记本,上面却写着班子成员的赌咒“语录”……(注:小说中有例举,省略号为笔者加,以代之。)

  “众人看了,大吃一惊。”小说戛然而止。

  《怪招》这篇微型小说,不足六百字。厄尔凯尼?依斯特万曾说,微型小说应做到“在作者方面使用最少的文字,在读者方面得到最大量信息”。此文就是典型的范例。

  一个连续十几年在全县垫底的闻名落后镇,一年之后跃居为龙头乡镇。这变化的过程,就很奇,作家在小说中没有明写。但读者可以想象得到,这是全镇上下广大人民实干加苦干齐心协力的结果。人心齐,泰山移。一个集体,一个团队,这凝聚力来自于哪里?当然,是其领头人及其班子成员的先锋模范作用。

  解保国,一个普通的干部,他的管理“怪招”就是笔记本中记录的赌咒“语录”。难怪令取经之众人,大吃一惊。这“赌咒”是新一届镇领导班子成员为自己立下的誓言,这都是极普通淳朴的干部,赌咒之誓言,符合人物的身份。非豪言壮语,也不是唱高调。在我们的潜意识中,不难想到,有多少正襟危坐的干部,在多种场合信誓旦旦,口若悬河,结果办的实事在哪里?在干部队伍中,又有多少默默无闻,勤勤垦垦的普通干部,又有几人得到了提拔重用?

  正如一篇文章所说:老实人长期工作在一线,注重埋头做事,不善声张“造势”,艰辛和业绩往往不易被发现。不让老实人吃亏,关键在于各级党组织和领导干部要把选人用的目光更多地投向环境艰苦的岗位,经常深入基层,深入群众,全面了解干部的工作、生活情况,科学考察、准确地识别那些想干事、会干事的老实人。

  总之,微型小说《怪招》,平中见奇,启迪思索,具有很强的现实意义!

  (作者系中国林业作家协会会员,湖北省作家协会会员,世界汉语文学作家协会会员、理事、广东分会副主席。代表著作有散文集《岁月留痕:永照心灵的光芒》,诗歌、评论集《心灵守望》,杂文集《静夜星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