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必发娱乐官网>>新闻>>文化新闻

王扶林:拍《红楼梦》,我怀着小学生一样的敬畏之心

2017年06月19日16:33 来源:北京晚报 邱伟

摄影 侯欣颖

30年时光,如果说有什么电视剧作品仍能经久不衰,1987版《红楼梦》首当其冲。作为当年央视率先立项投拍的四大名著之一,这部36集的电视剧一经推出,在30年的岁月里伴随了几代人的成长。为纪念《红楼梦》开播30年,1987版《红楼梦》30周年重聚音乐会6月17日在人民大会堂上演。“红楼大家族”欢聚一堂,星光再度灿烂。30年的光阴,让当年的“才子佳人们”步入中年。当初年富力强、执导这部传世经典的导演王扶林,也已是耄耋之年。但一说起《红楼梦》拍摄的前前后后,王扶林导演立马神采飞扬,才思滚滚。话语间令我们仍能感受到他那份誓将中华经典名著和传统文化发扬光大的赤诚。

考察英国BBC归来起冲动

1979年10月,当时已经是中央电视台文艺部文艺组导演的王扶林赴英国BBC考察,这成为他后来拍摄《红楼梦》的一个重要契机。在英国期间,王扶林看到BBC陈列着已经制作的电视连续剧,其中包括莎士比亚可以登上舞台的37部剧作,还有世界各国的名著——哈代、托尔斯泰的戏剧,当时都已经被改编成电视连续剧播出。

“在上世纪80年代,央视领导决心加快电视剧的发展,要有一个‘展宏图’的局面。”从英国归来,王扶林提出要把中国的古典名著搬上电视荧幕,向英美先进的国家看齐。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央视的领导班子马上接受了这个倡议,立刻问拍什么。“我当时就说要拍《红楼梦》,说完我自己也吓了一跳。”回忆到这里,王扶林导演还在为自己当时的冒昧建议莞尔,“这是从英国回来时带着的冲动。我当时想我们也有古典名著,只是还不具备拍摄长篇电视剧的各种条件。”

在王扶林导演的心中,将《红楼梦》搬上荧幕是首要的选择。央视很快立项,确定拍摄王扶林执导的《红楼梦》。在接受任务开始深入了解《红楼梦》之后,王扶林发现拍摄经典名著也是那时社会精神层面的当务之急。

“十年浩劫之后,读书无用论在青年中广为流传,怎么挽回这个局面,就是要让大家熟悉中国的传统文化,深刻理解中国文化,尤其是文学系的学生更要如此。”当年央视确定拍《红楼梦》后,王扶林看到一本杂志说“文革”后采访大学文学系的学生,很多居然没读过四大名著,这让王扶林觉得既可笑又奇怪。他也曾问过央视领导拍《红楼梦》的目的是什么?得到的回答是:就是普及中国的古典名著和传统文化,宣传中国的古典文化。

“这跟我从杂志上看到的文学系学生没看过古典名著是相吻合的。”王扶林说,普及中国古典名著已是迫在眉睫。

开拍前读了一年《红楼梦》

“我不是研究《红楼梦》的,也就是上学时曾经翻阅过,也没觉得会对我产生多大影响。当时出于理性提出要拍《红楼梦》,项目要上马的时候,再拿起这本书,就发觉自己当初的提议太不知深浅了。”作为电视剧《红楼梦》的导演,提起《红楼梦》,王扶林总是带着敬畏的口吻。

在立项后,王扶林跟领导提出,要先脱产一年,从日常的电视文艺节目中解脱出来,专心读书。

“我找了个招待所,捧着《红楼梦》,搜集所有能找到的专家和研究资料,什么也没干,看了一年,看得晕头涨脑。”王扶林回忆,就是下了这样的功夫,在随后讨论《红楼梦》提纲时,自己都不敢也插不上嘴,原因在于《红楼梦》人物太复杂了,比如林黛玉究竟是什么性格——“她并不是常人想象中的就是一个悲悲切切、瘦弱多病的女子,她是一个有着多方面性格,很有趣的一个人物。此外,《红楼梦》人物之间的关系庞杂,掌握起来也并非一日之功。“就拿这里面多少丫鬟来说,大丫鬟、小丫鬟、贴身丫鬟、粗使丫鬟,那么多丫鬟,很容易把这个人的丫鬟记成那个人的,在讨论时我生怕自己一发言就错。”

在对《红楼梦》心生敬畏的同时,王扶林也越来越坚定自己的信心:“既然任务交到我身上,就尽我的全力,不睡觉、排除其他一切活动,我钻到《红楼梦》里一定要把它搞好,这是我当时的决心,也是这么做的。”

顾问团堪称“梦幻组合”

筹拍过程中,向《红楼梦》的专家顾问团队请教,是王扶林所做的第一件事。把1987版《红楼梦》的专家名单列出来,放在当下恐怕只能用“梦幻”这样的词汇来形容:王昆仑、王朝闻、沈从文、成荫、林辰夫、阮若琳、启功、吴世昌、吴冷西、周扬、周汝昌、杨乃济、杨宪益、赵寻、钟惦棐、曹禺、蒋和森、戴临风、朱家潜、吴祖光——这不仅囊括了大半个红学界的权威,也几乎涵盖了当时文坛的巨擘。如今,顾问团队中大部分专家皆已辞世,留下的等身著作中,也包括为这部脍炙人口的电视剧作出的贡献。

这个顾问团,给《红楼梦》剧组的帮助,有“面子”上的,而更重要的是“里子”上的。“专家顾问给了我们很好的支持、支撑和指导。那个顾问团是摆样子又不是摆样子。”王扶林说,摆样子是让大家都知道,《红楼梦》剧组有庞大的专家团把关,不会胡来。而在实际拍摄中,专家在各个环节都发挥着重要的作用,比如演员学习班成立后,大批专家到学习班授课,分析人物,这成为帮助演员立体地理解和塑造人物的关键一环。还比如,专家的目光如炬,帮助本来就经费紧张的剧组解决了“大麻烦”。

“快要拍摄的时候,剧组在河北正定建起了宁荣府和宁荣街,也就是剧中最大的两个场面——秦可卿出殡、元妃省亲的街道。当时街道上面有个牌楼,刻了‘荣宁街’三个字。”王扶林说,谁也没有察觉其中有什么不对。拍摄前,他请专家来看疏漏的时候,《红楼梦》的副监制胡文彬先生马上指出:“错了,怎么是‘荣宁府’呢?应该是‘宁荣府’,宁是兄,荣是弟。”

“就这一字之差,如果没人发现,第二天开始我们陆陆续续把几个大场面一拍那就麻烦了,就成笑话了。《红楼梦》离不开专家的指导,他们不厌其烦地帮我们指出问题,起到了很大的作用。”除了纠错和技术辅导,王扶林坦言,在拍摄过程中也被专家“泼过冷水”,“比如吴祖光提出‘你们拍《红楼梦》,好!但是你们要想到贾宝玉还没生下来呢!’”王扶林说,吴祖光的这句话不是泼冷水也是泼冷水,意思是说你们别以为拍《红楼梦》那么简单,找几个人拍拍脑袋就能找到一个贾宝玉了。“他如果单纯给我们泼冷水,他就不来当这个顾问了,他当这个顾问还说了这句话,说明他语重心长,说明他希望我们不要轻举妄动,要深入、要研究,要好好去找贾宝玉,事实上证明,我们其他主要演员都定了,唯独没有找到贾宝玉。”

海选演员曾被看作是“胡来”

在1987版《红楼梦》播出的30年间,相同题材的影视作品也有过几次翻拍,但似乎每翻拍一次,观众反而对1987版的喜爱和认可又多出几分,这种情感在30年间与日俱增,主创团队的良苦用心,也在30年的岁月中被观众反复品味。于是,1987版成了不可逾越的经典。

“我们拍名著是带着一种敬畏的心情去拍摄,我承认我们距离名著很远,要掌握、学习领会名著,要向专家请教和求教,拍摄过程中,选演员花了很大力气用了一年的时间。我现在客观地评价1987版《红楼梦》,我觉得演员的选择是合适的,跟角色是基本吻合的,因为缺乏影视经验,年轻,理解水平有限,演员表演的深度和水平不一定尽如人意。”这是王扶林自己对1987版《红楼梦》的评价,他自己在选角色方面花费了最大的工夫与精力,成为了中国海选演员的第一名导演。

“我认为演员塑造人物成不成功决定了这部戏的命运,我首先感觉我对这部戏的理解就很粗浅,需要好好学习和了解,我选来的演员也必须了解《红楼梦》之后,才能知道她究竟演哪个角色合适——你适不适合王熙凤,你要到书里去了解一下,看看你是不是王熙凤的那种性格……”王扶林说,央视当时很支持他,于是他定了一个选演员小组,到全国各大重点省市进行初选。“我要求他们给我提供40至60个人,没有表演经验没关系,只要有潜质,只要他们认为这些人有条件进入荣国府、大观园,有自己的位置,就选出来,我把这些人请到北京圆明园,关起门来办了4个月学习班,代价是10万元。”

关起门来学习,王扶林对候选人的要求是,先不要想演什么角色,先读书,先把书领会透了。选来的演员里有鞋厂工人、有商场售货员,都是来自社会各行各业的成员,这个举动,曾被看作是“胡来”,而王扶林有自己的考虑。

得意选了邓婕出演王熙凤

演员招齐了,马上开始集训。学习班中,早上起床吹哨,演员们到圆明园活动腰腿练功。早饭后,专家冯其庸、周汝昌等来给大家讲课。下午演员们做小品,每个人可以按照自己的愿望选择。“比如你觉得你可以演王熙凤,你就找一段王熙凤的情节做小品给我看。导演组和专家一起看,你不是王熙凤的料,你是林黛玉的料,那么你再做一段林黛玉给我看。几次三番,导演组和专家掌握了演员的表演潜在能力以及个人性格。加上学习班日常的表现,就可以在学习班结束时宣布角色。这样选的角色,我们了解了演员本人的性格、气质文化水平,演员本人也经过专家分析后正确理解了书中的人物,这样确定的角色现在看起来是比较满意的。”王扶林说。

这其中,王扶林印象最深的是对王熙凤扮演者的选择:“当时大家对邓婕出演王熙凤有争议,因为书中王熙凤是大管家,但邓婕从外形上不是鹤立鸡群的感觉。为什么定她?有故事,邓婕喜欢读书,比较成熟,有表演潜质。当时学习班的专家学者只有两三个人同意,我就征求领导意见。领导说:‘你定。’我们当时的领导作风不是一言堂,而是一贯强调艺术民主。”“现在看起来,《红楼梦》只有邓婕得了一个最佳配角奖。”王扶林至今谈起这件事,语气中仍带着欣慰。

至于贾宝玉的选择,王导则突破了以往用女性演员反串的惯例,踏破铁鞋终于在峨眉电影制片厂寻到了“一张娃娃脸,演小孩大了点,演大人小了点”的欧阳奋强,最终让大家看到了那个如宝似玉、亦痴亦癫的“宝二爷”。

87版《红楼梦》歌曲演唱者陈力,当年是长春第一汽车厂的化验员。她的歌唱天赋被作曲家王立平发现,王立平力排众议向王扶林推荐陈力。由于当时《红楼梦》剧组还没有建组,演员都没来,让一名业余歌手先进剧组很少见。但为了培养陈力,王扶林不但拍板让陈力进了演员学习班,还给她安排了一个厨娘柳嫂的角色,让陈力名正言顺地留在了剧组。如今《红楼梦》30周年之际,陈力也从加拿大回国。在首都机场,陈力遇到了歌迷接机,歌迷们的热情让移居海外多年的陈力颇为感动,感慨电视剧《红楼梦》带给自己人生际遇的改变。

拍完《红楼梦》,不少剧组演员之后的命运与生活似乎没与这部戏分开过。王扶林说,这个剧组像一所大学,成员之间的关系像同学与兄弟姐妹,最让人感慨的林黛玉扮演者陈晓旭,虽然已经离去十年,但仍引得剧中众人对她念念不忘。“陈晓旭2007年5月13日去世,今年5月13日欧阳奋强带队到墓地去祭奠……”王扶林的描述,让人不禁想到电视剧中,宝黛一起祭奠晴雯的场景。“红楼梦全剧组对陈晓旭的情感,可以用《红楼梦》中《终身误》的那句词来形容。”王扶林说,就是那句“终不忘,世外仙株寂寞林”。

“三十年来不敢回看”

《红楼梦》播出以后,王扶林竟然在30年间“不敢看”,因为他怕看了之后会觉得,“这里拍得不合适,那里也不合适。”王导坦承,当年《红楼梦》拍完后,在送审过程中自己悄悄溜走了,原因是他心里“觉得能及格就不错”,“我当时请假了,我觉得我的《红楼梦》肯定是要挨骂的,所以我就回避了。没参加审查,说明缺乏信心。”

当年这部《红楼梦》带给王扶林的,并没有太多大功告成的喜悦,而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一方面是创纪录的680万的拍摄经费结算,另一方面,是播出后每天报纸上都会出现的评论文章,从灯光取景是不是符合时代特色到侯门小姐的衣服料子是不是该鲜亮如新……王扶林笑言,《红楼梦》播出后遭遇了“笼统的表扬,具体的否定”。

经过30年考验,87版《红楼梦》历久弥新。这部剧目前在全国各大卫视播出上千次,早已收回当年的天价投资。而王扶林本人,也被《20世纪中国电视剧史论》做出如下评价,“在王扶林身上,体现的是长达40年的电视剧发展史;体现的是电视本身从幼稚走向成熟的电视文化现象。作为电视艺术家的王扶林,已不再是一个孤立的个体,已构成了中国电视剧的标志与化身。”

除了《红楼梦》,王扶林还曾从1990年起,耗时4年拍摄了四大名著中的《三国演义》,在他看来,这几十年的电视剧拍摄经历,让自己的后半生得到了飞跃,这种飞跃尤其是从古典名著中汲取到营养:“我深深地感觉到我从事艺术的几十年中,到上世纪80年代才开始好好研究中国的古典文学,才知道这里面是智慧的知识的汪洋大海,我得到它太晚了,学习它太晚了。”

谈到拍摄《红楼梦》的遗憾,王扶林导演坦言如果能再拍一次,从编剧上,要把重点戏加以发展、充实,把琐碎的东西减少,这样观众对人物的理解、对人物形象的接受可能会更加深刻,“比如把黛玉葬花、秦可卿出殡、元妃省亲、宝黛钗的三角爱情等这些重点情节加以发挥,突出强调,把次要情节去掉一些……这也是当时对《红楼梦》的理解和导演水平都没有达到那个高度。”

对于名著的改编,王扶林导演的心得是,要对名著怀有敬畏之心,不管是什么时候改编,都需要认真严肃,在具备改编条件的时候“精工细作”;改编名著不存在一劳永逸,是一个细水长流的过程。回首三十年,王扶林导演心中充满感恩、感谢:“感恩曹雪芹创作了这部不朽名著;感谢各级领导对剧组的支持,当年央视副台长戴临风、阮若琳,顶住了各种压力,让我能够安心拍戏;我尤其要感谢的是全剧组台前幕后的每一个人,正因为大家当年不为名不为利团结协作,才能留下这部电视剧《红楼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