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必发娱乐官网>>原创>>小说

眉间雪

2017年06月19日09:15 来源:88必发娱乐官网 初学者龙腾

  那时,年少不知事只知牵着师父的袖子,就天不怕地不怕。

  后来鲜衣怒马,少年意气用事,不懂她可有可无的陪伴是有何意义。

  然而江湖如潮,终于携手同去策马独归。

  恍然想起那一年她在窗前仰头任雪花落满眉间,等着他抬袖去拂。

  所谓的江湖路,

  不过是她撑着伞走向年幼的他,

  道一句初心莫负。

  那年,女子牵着马,走在这山间的小路上,眼神中透露出些许落寞。

  夕阳缓缓西下,慢慢的卷走了这白日的张扬,落下了这满山的余晖。

  女子心中默念道,“徒弟,为师现在要去四处看看了。”

  那年,以然是十二年前。

  少年是女子从外面捡回来的,纯阳宫中,从来都是女子一人,或许就这样,有个人陪也不错。

  于是……

  “俯首作辑谢师恩,呐,我喝了你的茶,就是你师父了。江湖险恶,咱们师徒一心,同去同归。”女子看着眼前的少年,一副宠腻的样子看着少年。

  “恩”却见少年不敢抬头,低声回答道。

  女子眨了眨那凤睛,轻笑道“嘻嘻,我先去给你买包包和糖葫芦,你等着我!”谁知刚一转身,衣角就被拉住,女子慢慢回过身子,却看到少年…………

  女子微笑着问道“怎么了?一个人害怕?”

  “......才没有。”少年抬起头仔细的看着眼前这个女子,回答着。

  “那你为何拽着我的衣角?”

  “我......”

  看着少年默默的低下了头,女子蹲下拍了拍少年那瘦弱的肩膀轻声道“不怕,师父跟着你。”

  自那日起,少年便在这纯阳宫中住了下来,作为师傅的女子按照当年她师傅的做法一样,教他习武、读书、练剑。

  那年冬日,他们在院中种下了一棵桃树,埋下了一坛酒,彼此相互约定,少年出师之日,便是这酒出土之日,到时咱们师徒二人共酌这壶酒。

  对于少年,女子倾囊相授,十五六岁的年纪,却技冠群雄,一手木剑使得出神入化。

  在这落花流水般的平淡日子里,时间就这样一天一天的过去了。

  时过境迁,少年已然长大了。

  长大后的少年,剑眉星目,英俊不凡。

  女子还是像往常一样的跟在少年身后,手里面还是继续拿着少年那时喜欢吃的糖葫芦。

  女子跟着走了几步,少年似乎有所察觉,转过身看着怒视女子大声说道“都跟你说别跟着我了,你怎么还跟着!”

  “......”女子就这样呆呆的望着少年。

  看着师傅沉默不语的样子,少年开口问道!“干嘛不说话!”

  “你不是嫌我吵么?”望着已经长大的徒弟,师傅无奈的低着头回答着!

  “我……不是那个意思。”

  望着徒弟那支支吾吾的可爱模样,女子笑着说道“马上就要出师了,我给你准备了新衣裳,你试试?”

  “你做的衣服太丑了,穿着这么丑的衣服我怎么名扬天下?”看着眼前师傅递过的衣服,少年直接打落丢在了地下,生气的说着话!

  “你......哼!”

  女子微微一嗔,直接把糖葫芦塞到了少年嘴里。

  “唔……呸,都跟你说了我不吃糖葫芦!”

  女子看着心爱的徒弟一把把喜欢的糖葫芦打落在地,这时女子才知道徒弟始终是要长大的,是要离开自己的。

  不归桥边,师徒二人比肩而立,看着夕阳映在水里的影子,反射着金色的光芒。

  波光粼粼,映照在二人脸上,有些模糊。

  这里便是他们日常习武练功的地方,这八年来,少年只要一有空,就会来这里习武。

  但是今日,师徒二人只是负手而立,相视无言,没有说出任何话语,甚至连空气都显的有点孤寂。

  微风轻轻拂过,拂起了女子略长的发,有些残酷的拂着,好像在嘲笑着即将到来的分别。

  沉默了一阵子,少年抬起头看向女子,张口问道“喂,你一直在这,都没去过别处,是不是在等着谁?”

  女子依旧看着水面,没有丝毫动容,过了一会儿才轻启薄唇回答着“我谁也没等。谁也不会来。”

  “你一个人这么久,就没想过去别的地方看看?”

  “我……”

  女子转过身低头看向少年,沉默不语,不知该如何回答这个徒弟的这个问题。

  末落的夕阳,收走了今日的最后一点余韵,迎来了夜晚的第一颗星。

  “起风了,回去吧。”

  “恩。”

  穿过落雁修竹,看过月升日暮。

  时间恍惚而过,转眼已到了少年出师的日子。

  桃花树下,女子低头仔细的为少年的长虹剑缠着流苏。

  而这长虹剑,是这女子送少年的出师礼物。

  女子缠得格外认真,认真到近乎执着。

  “师傅,总有一天我会名扬天下,实现我的抱负!”

  不知道是不是流苏缠的太认真,还是那少年信誓旦旦的话,让女子竟未完全听清楚。

  可是,就在刚缠完流苏转身之时,少年瞬间双手抱拳,跪在了女子面前大声说道“师傅,徒儿谢师父养育之恩,徒儿无以为报。”

  说罢,便在地上磕了三个头。

  “这三个头,就当是感谢师傅的养育之恩,徒儿告辞!”

  看着少年毅然决然离去的背影,从未回头甚至不舍,这时女子默默的低下了头,笑的哀惜。

  因为她不知道,这一拜别,不知何时才能在相见。

  但是现在她只知道,从此以后她又要变成了一个人。

  女子侥幸的低声说道“罢了罢了,只要他还缠着这流苏,大概......会回来的吧。”

  而少年自那日,离开纯阳宫,离开那个对他百般依赖的师傅后,就直奔去了边疆战场,金戈铁马,征战沙场,名扬天下。

  这一切,作为师傅的女子都知道,因为她也曾给少年缝好冬衣寄去书信上面写着一两句叮嘱。

  只是,从未收到过回复。

  女子知道,他们已至远至疏至陌。

  那日,女子从酒楼太白居晃晃悠悠的出来,恍惚间仿佛好像看到了少年。

  此时的少年或许应该称之为男子了。

  “是他......回来了吗?”

  女子急忙转过身,并不相信自己所见到的。

  然而心里却叹气的想着“是啊,过去那个剑眉星目的少年,有怎么会回来呢,大概是自己喝了酒眼花了吧。”

  于是打算离开,可是刚要迈步回纯阳宫时,肩膀却被人拍住,只听一个熟悉的思念声音从脑后传了过来。

  “师傅,我回来了!”

  那日,

  纯阳宫外,不归桥上。

  刀剑碰撞的声音传来,随着一下火花闪过,女子的剑从手中飞出,对面的男子侧身而立。

  “师傅,你又输了。”男子轻蠕嘴唇,微笑的说了这么句话,声音却温润如玉。

  “知道了知道了。”女子看着眼前这长大的少年,鲜衣怒马,棱角分明,不禁有些感伤。

  心中念道“徒弟,终究还是长大了啊。”

  男子伸出手,把女子拉了起来说道“这下你不用一直跟在我后面,担心我被人欺负了吧。”

  女子听见摇了摇头,轻轻的笑了笑,依旧温柔的说道“你这身新衣服不错呀,看起来像名扬天下那么回事儿。”

  男子双眼目视着女子,最后还是忍不住问出了几年前那个问题。

  “师傅,你的亲友呢?”

  “我......”

  依旧和几年前一样,女子依旧无法回答这个问题。

  突然远处,跑来一匹毛色油亮的小骏马,直溜溜的站在了男子身边。

  “是你的小马驹吗?挺帅的嘛!”

  女子看着眼前的小马驹,伸出手摸了摸小马驹的毛,对着徒弟说道“你记得要每天刷洗,这样它长大了毛色会......”

  只是还,不待女子说完,徒弟便插嘴道。

  “这些我知道。”

  师傅尴尬的手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心情很乱,胡乱的说道“啊...呃...对了!我这还有些上好的马草!”

  依旧如此,徒弟又把话接了过去。

  “不用了,我都有。”

  女子慢慢的转过身,轻轻笑着,这笑容里,有几分自嘲,有几分讽刺。

  女子也最终决定,离开纯阳宫,不管如何,自己终是孤身一人。

  叹息道“罢了罢了,这大概就是命吧。”

  从那以后,师傅在也没有见过徒弟,因为徒弟再也没有回来过纯阳宫,而师傅也随着徒弟的离去也离去了。

  昔年那颗与少年共同栽种的桃花树,可惜叶子早已落光,沧海桑田,化为尘土。

  下雪了,女子静默的站在雪地里,任由这满天的雪花撒落她的满身。

  不知是老天故意,还是没有轮回,眉间那片漂落的雪花,融化的在眉心,似泪珠,似心爱,缓缓的流下。

  后来,女子经常从他人的嘴里听到徒弟的名字,语气竟和自己当年一模一样。

  女子不禁回想起他们曾经在一起的日子,嘴角微微微上扬。

  心中说道“徒弟啊,你实现了自己的抱负,可我,还是一个人.....”!

  女子闭了闭眼,仿佛以为这样,就能吞回那即将流出的眼泪。

  突然听见旁边的人讨论他人时,语气竟和自己当年一模一样,转过头问道“不知,……各位说的是谁……我怎么没有听过呢?”女子的神情充满了惋惜和讽刺。

  几年后,当徒弟独自一人漫步在街上时,忽然想起了自己年幼时陪自己在这闹市漫步的女子。

  那是,他的师父。

  那时,正逢扬州三月,树上的桃花纷纷落下,撒满了一路。

  而如今,眼前这场景跟当初多么相似,可惜只剩自己独自一人。

  师傅她....还好吗?

  于是,徒弟决定回到原来刚刚认识师傅的地方。

  纯阳宫中,男子负手看着眼前这一切,望着院里杂草丛生,听着那不归桥下的水,还有那几近干涸的只有那棵桃树,依然完整的立在那里,仿佛在诉说着这里的一切。

  师傅...不在了...吗?

  难道是我玲珑心思,执念太过,被尘网束缚了。

  这些年来,我得到了想要的一切,少年时的鲜衣怒马,青年时的名扬天下。

  可是现在的他,却也渐渐感受到了孤独。

  因为他不知道,是否江湖的尽头,只剩下孤独与他为伴。

  当他挖出了那埋桃花树下的酒时,却斟酒独酌。

  想起昔日与他约定共饮的人,却不在了。

  应该说是被他曾经嫌弃甚至厌烦。

  天空细雪纷纷落下,很快便覆上了男子的眉目,不知不觉间,清寒已然入骨。

  他忽然就想起了师傅,那个神情总是有几分落寞的师傅。

  他记得年幼时,师傅她总是在雪天里看雪,待雪花落满眉目时,等着他拂袖去擦。

  原来,他一直读不懂的师傅的神情,是孤独。

  男子忽然笑了笑,笑的洒脱和惋惜。

  望着前方那么辽阔,我又该,何去何从?

  不如自此,把来路当做归途......

  于是男子在桃树下,恍然入睡。

  在梦中,男子梦见自己还是那个懵懂无知的少年,在桃花树下,给师傅唱着乐府。

  那一夜,而立之年的男子,须发尽染,竟一夜白了头。

  当他醒来后,发现眼角有一些湿润。

  轻声道“师傅,你又.....在哪儿呢?”

  几年以后,那男子也收了个女徒弟,是一个很讨喜的小女孩儿。

  一日男子坐在桃花树下,独自斟酒自饮,听着远处的女孩儿嬉闹。

  突然听到女孩这样问他“师傅,你在等谁?”

  男子表情略微迟疑,过了一会儿,才缓缓蠕动着嘴唇,说出了十几年前自己想要听到的回答。

  “我谁也没等,谁也不会来。”

  是啊,师傅大概,再不会回来了......

  小姑娘抬起头继续问道

  “你一个人,就没想过去别的地方看看?”

  “我……”

  男子忽然就想起了以前,自己问师傅的那句话。

  “你一个人这么久,就没想过去别的地方看看?”

  那时的师傅,看着那时的天空,轻轻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我怕我一转身,连你也不见了。”

  当时只怪我不懂师傅。

  小女孩儿慢慢的伸出手接住了一片雪。

  转身看着他,眼睛眯了起来说着说道“看,下雪了。”

  和那记忆中一个叫师傅的女子声音完全重合“看,下雪了。”

  或许这就是缘分吧!

  彼时年少不知事牵着师父的袖子就天不怕地不怕

  后来鲜衣怒马少年意气不懂她可有可无的陪伴有何意义

  然而江湖如潮

  终于携手同去策马独归

  恍然想起那一年她在窗前仰头任雪花落满眉目

  等着他抬袖去拂!

  所谓的江湖路,

  不过是她撑着伞走向年幼的他,

  道一句初心莫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