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必发娱乐官网>>原创>>小说

送教

2017年06月19日09:19 来源:88必发娱乐官网 唐海波

陈楠早上起来,头昏沉沉的,上眼皮儿和下眼皮儿老想打架,想控制却怎么也控制不了。陈楠洗脸时把冷水使劲向自已的脸上浇,想让自己的头脑清醒一些,但一点儿用却没有。“吁——”陈楠仰起头,使劲地甩了甩头,他清晰地听到颈骨随着甩头发出的“嘎嘎”的响声。他抬头望了望镜子里的脸,蜡黄,额头上的皱纹像蚯蚓一样,又粗又深。陈楠苦笑了一下,心里安慰自己:好好干吧,等过了45岁后就不再这样累了。

吃过早点,陈楠迅速奔到学校。校园里一片寂静。门房的老太太给他把门打开,他要等的同事还没有来,现在刚好有一点儿等待的时间。

陈楠在学校门口的小花园旁绯徊,小花园的草已经开始变绿了,竹子的杆也由枯黄开始变成青色的。他凝視着卧在小花园里的两块大石头,看着石头上“幸福”、“和谐”四个字,陷入了思考。

“你等的人还没来吗?”清晰的说话声打断了他的思索。他转过头一看,原来是门房的老太太洗完脸在和他说话。

“现在刚7点,约好了7点半出发,还得再等一会儿。”他说。

“你们今天要到哪儿去送教?”

“江北。”他觉得老太太问得有些多了,想中止谈话。因此,面对老太太想听到更多关于本次活动的消息,再没说一句话。

老太太等了一会儿,见他没有说话,就说:“那你就在这儿等吧!”拿着洗脸盆径直回门房里去了。

望着老太太对着自己满脸笑容地离去,陈楠心里一下子有点失落。此时,他也想找一个人说话,无论聊什么都可以,因为等人实在是一件令人焦虑的事。然而,他又能给老太太说什么呢?本次活动虽然是自己牵线搭桥,前后张罗,但其中包含的人际关系和自己的想法能随随便便就告诉别人吗?何况活动还未开展,不知道结果如何,一旦活动中一个小细节处理不好就可能会影响整个活动的效果,这也是他昨晚睡眠不好的原因。他既要担心自己上的这节课,又要担心整个活动的开展,如何接洽、需要准备那些东西、中午吃饭怎么安排,甚至是见到谁该说什么话,不该说什么话,在他脑子里提前都得预设一下。因为要考虑方方面面,所以他在晚上老是感觉好像睡着了,又好像没有睡着,屋里一点儿响动都能把自己惊醒,。他老是感觉隔壁房子里的孩子在说梦话,几次起来去看,孩子睡得正酣,嘴里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后半夜里,汽车碾压马路的声音、早起生意人的谈话声、花园里小鸟扑翅的声音都隐隐约约传进陈楠的耳朵里,使他不能很好的睡眠。

“你很早就来了吧?”当他正在思考的时候,一声问候传进陈楠的耳朵里。

“是的。”他望着来人,笑着口答道。

和他说话的是一个中等个圆脸的小伙子,说话声音很洪亮,脸上总是带着阳光的笑容。这个小伙子在学校里负责教科研工作,学识渊博,待人真诚,是陈楠的好哥们,也是本次活动的重要策划者之一。

“校长出来了吗?”他问陈楠。

“还没呢?”陈楠说。小伙子抬手看了看手表,“快七点半了”小伙子说完,抬头望了望大通道。“我去开车,你在这再等一等。”小伙子一边走一边从口袋里套车钥匙。

过了一会儿,一辆黑色的小轿车从大通道里缓缓地驶了出来,陈楠急忙迎了上去。

车窗子打开了,一张“国”字型的脸伸了出来,笑着地问:“人来齐了吗?”

“没有”陈楠有点着慌地说。

“不急,那就再等等吧。”那个人把汽车熄了火。借着这个当,陈楠忙问:“张校长,早上还没吃饭吧?我去给你买早点?”

“那就随便买几个包子,带在车上吃。”

陈楠听了校长的话以后,快速跑到校门口“安仔”包子店买了一些包子。他特意多买了一些,以防其他老师没有吃早点,可以临时用来充饥。等到陈楠把包子买回来时,其他的人也陆陆续续赶到了。大家简单的打了个招呼,钻进车里直奔目的地而去。

他们这次送教的学校名叫“启智小学”,位于城市和农村的交接出。学生有1000多人,教师近百人。校长和陈楠是同学,也是一个年轻的小伙子,怀揣教育梦想,时刻想着把学校办成一所名校。之前多次向陈楠提起,希望陈楠所在的学校能够跟他们的学校联谊,给学校老师上几节课,做一些培训。陈楠也一直想帮他,所以新学期一开始,就把这个情况汇报给了校长,得到了校长的大力支持,因此促成了这次活动。

车一过汉江大桥,陈楠就掏出手机给同学打了个电话,告诉他车上除了校长等一行人外,市局管师资培训的林科长也要参加本活动,请他提前到校门口迎接一下。

大约过了几分钟,就到了启智小学。陈楠看到他的老同学早已在校门口等着,正忙着把林科长、张校长往学校里面迎。陈楠坐在车里,看着老同学穿着崭新的西服,满脸堆着笑,正在给林科长和张校长说着什么,心里觉得很满意。

陈楠下车后,忙着招呼车里的其他几个人往学校里走,边走边向他们介绍学校的一些情况。等到他们进入会议室,林科长和张校长他们已经坐定了。只见两个漂亮的女老师正在给各位客人倒茶,陈楠也不好意思上去帮忙,于是就找了一个比较靠边的位置坐了下来。

陈楠坐定后,环视四周,大概数了一下今天参会的人数。又把目光投向前面,只见前面坐着一个40来岁的中年男子,头有些秃顶,光亮光亮的。在这个中年男子身后的墙壁上,大大小小,挂满了学校获得的奖牌,每块奖牌都是金黄色的,省、市、县级的都有。

正当陈楠看得出神的时候,会议室里响起了一阵哗啦啦的掌声。只见坐在前面的那个中年男子嘴一张一合,正在为大家介绍本次与会的主要人员。陈楠觉得头有一些晕,当听到这个男子把“高屋建瓴”说成“高屋建瓦”、“谆谆教导”念成“敦敦教导”时,陈楠忍不住笑出了声。随即觉得这样很不礼貌。于是假装伸直腰杆,装出认真听讲的样子来。

会议开了半个多小时,随后,按照安排,将开展讲课听课活动。陈楠第一个讲,心里难免有一点小紧张。来到讲课室后,看着前来听课的几十名同行,他的心里反而平静了下来,与自己熟识的人打起了招呼来。

这时,听讲的学生陆续走进教室,陈楠一边忙着开始安排学生,一边打开电脑开始调试课件。课件调试好以后,陈楠开始和学生互动。他给学生猜字谜,希望激发学生们的兴趣。

当上课铃响,陈楠开始上课,就在板书课题时,却发生了一点儿意外——讲台上没有粉笔。陈楠俯下身子,把讲台周围的小箱子翻了遍,也没有找到。看样子,这个教室平时很少用,因此学校在准备时把粉笔遗忘了,怎么办呢?陈楠灵机一动,一边给一名本校的听课老师招手示意,一边指导学生书空的方法。那名听课老师很聪明,从陈楠刚才找东西和手势中明白了意思,迅速跑出门去找粉笔。陈楠给学生指导书空结束时,那名老师把粉笔拿来了。陈楠拿起粉笔开始板书课题“真诚待人”。新问题又出现了,陈楠原来设计把“诚”用红色粉笔写,结果拿来的都是白色粉笔,再让那位老师去找红色粉笔已经来不及了,于是陈楠就用白色粉笔把这个“诚”写的比其它字大许多,给学生予以强调。因为,是在一个陌生的环境下、面对着一些陌生的孩子上课,课堂上不时发生着这样那样的突发情况,陈楠都能够心平气和的予以解决。一节课结束后,陈楠从听课老师的目光中,感受到这节课还是比较成功的,心里的一块石头终于落了地。

接下来又开展了评课议课活动,陈楠的心里还有一些放心不下。因为,听课一开始,林科长和张校长就到另一组去听课了,虽然有自己的老同学在陪着,陈楠还是放心不下。在说课时,陈楠简单地说了一下自己的上课设想,利用大家讨论的空挡,溜出评课室,找管后勤的老师商量中午吃饭的事。

商量完中午吃饭的事后,陈楠站在二楼栏杆处等了好一会儿。才发现林科长、张校长他们评课议课结束出来,自己的老同学正在招呼大家站在一起合影。看到自己傻愣愣的站在那里,老同学连忙向他招手,示意他快下来与大家合影。

活动整整持续了一个上午,下午回到学校,陈楠又连着上了三节课。放学后,陈楠,感到非常疲累,早早就上床休息,在梦里,他又看到自己正在给孩子们上课。

丁酉年三月二十五日草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