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必发娱乐官网>>原创

田鼠皮克奇遇记

2017年06月19日09:59 来源:88必发娱乐官网 小松童话

第1集 庄园的早晨

清晨,一只穿运动服的小田鼠正在田埂上跑步锻炼。

“你早!小麻雀。”

“你早!小松鼠。”

小田鼠一边跑一边对树上的小麻雀和小松鼠打招呼。

“你早!皮克。”

“你早!皮克。”

小麻雀和小松鼠热烈的回应道。

这只名叫皮克的小田鼠每天早上起来锻炼身体,它在跑步的过程中最爱听小麻雀叽叽喳喳的歌唱,最爱看小松鼠在树上翻跟头,越跑越起劲。

皮克住在一个叫木木庄园的地方,木木庄园中间是一个池塘,四周环绕着各种果树,果树外面还有数不尽的麦田。在木木庄园里,皮克有时在麦田的田埂上奔跑,有时爬上果树运动,有时又跳进池塘游泳,对于皮克来说,这里就像天堂一样快乐。

皮克跑得满头大汗,来到一棵大树旁,这里是皮克的家,它就住在这棵大树的树洞里,树洞里有一张小床,一张小桌子,还有一个储藏室,平时,它经常招待小动物们聚会,拿出自己储藏的小核桃、小花生、小栗子与大家分享。

皮克进了树洞,刚在床上歇了一会儿,一只名叫秋秋的小麻雀飞到树洞前叫道:“皮克,皮克,有一位从大城市的客人来到了我们庄园,它有讲不完的故事,我们听都没听过,你也一起来听吧!”皮克推开树洞的门,对秋秋说:“好,我马上就去。”

皮克洗了洗脸,穿上自己最喜欢的小西装,系上领结,走出树洞的家,穿过绿色的草丛,来到池塘旁边的一棵苹果树下,只见树上挤满了小麻雀和小松鼠,一只全身乌黑的鸟正在最高的树枝上演讲:

“在那遥远的地方,有无数的大都市,一个大都市的人口就超过千万,那里的大楼有几百层高,那里的汽车如滔滔江水,川流不息,还有那数不尽的铁鸟在天上飞翔,一到夜晚,满城的金碧辉煌,灯光耀眼,你们都见过吗?还有……”

这只名叫乌瓜瓜的八哥鸟是从大都市来的,不,准确的说是从大都市逃出来的,它是一只被人类驯养的宠物鸟,人类驯养它是因为它学会了几句人类的语言,能够逗人类开心,乌瓜瓜跟随人类走过许多地方,见多识广,口才也非常好,它本来可以过着衣食无忧的生活,但是突然有一天,乌瓜瓜感觉自己身体里的血液在沸腾,一股野性涌上头来,它再也忍受不了鸟笼子里的狭小天地,它意识到自己不过是一个“囚犯”,它要回归大自然的怀抱,一次乘着人类疏忽的机会,它毅然飞向蓝天,飞向朝思暮想的自由。

恢复自由以来,它越过千山万水,这次,它来到了这个叫木木庄园的地方,由于它能说会道,讲了好多庄园以外的故事,深受小动物们的欢迎。

皮克也听得入迷了。

“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皮克琢磨着。

乌瓜瓜演讲结束后,皮克邀请它去自己的树洞做客。在树洞里,皮克和乌瓜瓜聊了一天一夜。

在乌瓜瓜离开木木庄园的那一天,皮克已经下定决心,要走出木木庄园,去游览外面的世界,它羡慕乌瓜瓜懂得那么多的知识,觉得自己也应该见见世面,木木庄园太小了,也太闭塞了。

它找到小松鼠扫扫,拜托扫扫给它看好家。

“没问题,皮克,我一定照顾好你的家,你放心的去旅行吧。”扫扫痛快的答应了。

皮克准备了一个背包,包里放满了自己最爱吃的糖炒栗子,作为路上的干粮。

离别的时刻到来了,秋秋和扫扫都来送皮克,皮克充满了对未来的憧憬,它高兴的跟秋秋和扫扫告别,但秋秋和扫扫却有点失落,以后要有很长时间看不到皮克跑步的矫捷身姿了。

皮克没有忘记乌瓜瓜的指点,它走出木木庄园以后,径直奔向最近的火车站,它第一个目标是去笛笛市,听乌瓜瓜说,那个城市不但有山,有海,还有天天举办的音乐会。

皮克一路走着,一路回忆和乌瓜瓜的谈话,心里充满了幸福感,它为能认识乌瓜瓜这个朋友而感到庆幸,也为未来可能碰到的奇遇而心跳不已。

第2集 火车上的奇遇

一条形似巨蟒的列车正停在站台上,在人们不注意的角落,一只背着背包的小田鼠正在探头探脑的观察四周的情况,这就是皮克,刚刚到达火车站。

皮克找到了去笛笛市的列车,它看准机会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跑进车厢,隐蔽在一个座位的下边,不一会儿,列车启动了,皮克的心放了下来,这时,它感觉有点疲劳,掀开背包吃了一个糖炒栗子,晕晕乎乎的打起了瞌睡。

“汪汪汪……”一阵狗叫声惊醒了皮克,它睁开眼睛,一只小猎犬正在对着它喊叫。

“别叫,小耳。”一个男孩的声音从座位上方传过来。

皮克有点恐惧,它不知道对方是什么人,对自己会不会造成伤害。男孩钻到座位底下,发现了皮克。

“一只小田鼠?在火车上?”男孩有点不解。

皮克瑟瑟发抖。

“别害怕,我不会伤害你的,我叫皇枪枪,它叫小耳。”男孩指着小狗说。

“我是皮克,要去笛笛市旅行。”

“哦!我就住在笛笛市,你可以和我一起走。”

皮克看看男孩不像坏人,心放了下来。

“你可以呆在我的书包里,比较安全。”说着皇枪枪把书包拿下来,皮克钻进了皇枪枪的书包里,感觉挺暖和。

那只叫小耳的小狗围着书包直转圈,它也很好奇,因为这是它第一次见到小田鼠。

皮克在书包里美美的睡了一觉,睁开眼,窗外一片旷野。

“你醒了?”皇枪枪对皮克说。

“这是到那儿了?”皮克问。

“别着急,还有很远呢!”皇枪枪安慰皮克。

“你从哪里来?”皇枪枪问皮克。

“我从木木庄园来……”皮克把经历告诉了皇枪枪。

皇枪枪觉得这只小田鼠很有勇气,一般的田鼠可不敢到大城市去旅行。皮克也觉得皇枪枪很可爱。

皇枪枪是一个小学生,这次他单独外出旅行,是爸爸妈妈要锻炼他的胆量,皇枪枪的爷爷曾经是个战斗英雄,经常给皇枪枪讲战斗的故事,所以皇枪枪对于勇敢精神很注重,对于一只小田鼠勇闯人类都市的事情,他觉得太了不起了。

这时小耳跳到皇枪枪的腿上,对着皮克一顿狂舔,舔得皮克尴尬不已,皮克掏出一个糖炒栗子送给小耳,小耳舌头一舔就吞了下去,它也饿了。

小耳是皇枪枪的爷爷送给皇枪枪的礼物,小耳的特点是无限忠于主人,小耳几次救过皇枪枪的命,是皇枪枪的保护神。

皇枪枪拍了拍小耳的脑袋,说了声:“小馋鬼,回家再给你好吃的。”小耳点了点头,摇了摇尾巴。

皮克欣赏着窗外的景色,火车飞快的速度让它吃惊,大开眼界,它觉得出来看看世界是对的,起码以后可以给小麻雀和小松鼠们讲很多很多的故事。

“快看,那么多的野马,在追着火车跑。”皇枪枪激动的说。

小耳对着窗外也大叫起来。

可不是嘛,一群又一群的野马仿佛在跟火车赛跑,其中有一匹纯白色的马跑得最快,皮克注意到这匹白马的身上有一块黑色的圆圈,其飘逸的形象给它印象很深,但是很快,火车就将野马群都甩在了后头。

“火车就是铁马呀!永远不知道疲倦。”皮克想着。

火车进入了一处隧道,皮克的眼睛一下子就黑了,它心里有点害怕,皇枪枪把它搂在怀里,安慰它说:“没事儿,一会儿就亮了。”

当火车再一次重见天日的时候,皮克已经习惯了这种景象。

终于,笛笛市火车站到了,皇枪枪对皮克说:“先到我家去吧,我当你的导游,在笛笛市转转。”

“听你的。”皮克高兴的说。

“我先把你藏到我的书包里,别让我爸爸妈妈爷爷奶奶看见。”

“好的。”皮克又钻入皇枪枪的书包里。

皇枪枪背上书包,牵着小耳,出了火车站,向市中心走去。

皮克从书包的缝隙中观察这座城市,只见城市里到处是林荫道和公园,在公园里还传出交响乐的声音,城里几乎没有小汽车,全部是公交车,所以显得很空旷。

皇枪枪的家在市中心的一栋别墅里,别墅周围是幽静的花园,发散出醉人的芳香。

第3集 公园音乐会

皇枪枪打开家门,爸爸妈妈爷爷奶奶都来欢迎他,在和家人亲热了一阵后,他进入了自己的卧室,把房门反锁之后,他放下书包,轻轻的说:“皮克,可以出来了。”

皮克从书包里钻出来,看看四周,感觉到处都新鲜,一幅巨大的世界地图挂在墙上,满屋子各种玩具堆成了小山,柜子上一排排的童话书。

皮克仰望世界地图,它觉得世界都在自己的脑海里,它觉得自己突然变得很大很大,它觉得自己有了追求的理想。

“皮克,你来欣赏我的演奏。”皇枪枪嘴上已经多了一把口琴,他吹奏了一首《秋天的夜晚》,美妙的旋律环绕在皮克的耳朵周围,皮克感觉陶醉了,它第一次听到这样的声音。

“能遇上皇枪枪,真好!”皮克打心眼里高兴。

“皮克,明天我带你去听公园里的音乐会,那里的声音你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皇枪枪骄傲的说。

晚上,皮克钻进皇枪枪温暖的被窝,它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成了一个音乐家。

天刚刚亮,皇枪枪就和皮克一起出发前往市中心公园,中心公园是笛笛市最大的公园,每天都会举行盛大的音乐会,市民们在这里欣赏令人心旷神怡的音乐,把疲劳和不快全部赶走。

公园里的环境优雅恬静,玫瑰花群正静悄悄的绽放,公园的中央广场就是音乐会的演奏场,皇枪枪对这里很熟悉,早早的就坐在了前排的座位上,再过一会儿,这里的数千个座位就会被占满。

皮克从书包里伸出脑袋,它想看看周围的环境,只见乐池中间摆放着各种乐器——钢琴、大提琴、小提琴、圆号、长号、竖琴……,看得皮克眼花缭乱。

这时,观众陆陆续续的入场了,没有一个人说话,大家都默默的找好座位,等待音乐会的开始。乐池旁边的树木枝头上也站满了小鸟,它们也是音乐会的忠实粉丝。

“快看,音乐家入场了。”皇枪枪小声跟皮克嘀咕,

只见一个个身穿礼服的音乐家排队进入了乐池,男性音乐家英俊潇洒,女性音乐家娇柔妩媚,胖胖的指挥家惹人喜爱。

指挥家向观众自我介绍道:“亲爱的观众朋友们,我是指挥家求求,今天我们将向大家奉献一场令人幸福的音乐会,第一首乐曲的名字叫《随风而舞》,请大家欣赏。”

求求拿着指挥棒一挥,乐队立即响起一阵飘扬的乐声,那是小提琴手在演奏,皮克感觉浑身轻松,好像要飞到空中,它似乎看见一个风姑娘在推着自己往上飞呀飞呀,一直飞到了树梢上,风姑娘拉着自己跳起旋转舞,转呀转呀,转不停……。

求求拿着指挥棒又一挥,乐队演奏起《大象进行曲》,钢琴师有力的弹奏如同大象的脚步,皮克好像骑在大象的背上向森林行进,大象厚实的脚掌击打地面,给人以震撼的感觉,皮克很过瘾。

求求再指挥一曲《海浪圆舞曲》,这回的主角是竖琴,优美浪漫的旋律使皮克感觉好像在海面上跳舞,脚踏海浪,随着海浪的起伏而转圈,一圈两圈三圈,皮克不知疲倦的舞蹈着。

树上的小鸟们也情不自禁的跟着音乐高唱起来,它们用自己的小嘴作为乐器,和音乐家们和谐伴奏,清脆的音色滑入观众的耳朵,别有一番趣味。

随着求求的指挥棒再次用力一挥,音乐嘎然而止,原来在不知不觉中音乐会已经结束了。皮克回到了现实中,它抬头看了看皇枪枪,皇枪枪还在闭着眼睛享受着。

皮克还想继续听音乐,皇枪枪告诉它,所有的公园都有音乐会。

皇枪枪和皮克赶到一个又一个公园的音乐会,就这样,他们连听了三场音乐会

真是难忘的一天,皮克享受到了人间美妙的声音,也学到了许多音乐知识,它盘算着以后回到木木庄园一定要举办自己的音乐会,让小麻雀和小松鼠们演奏乐器,那样,木木庄园一定会远近闻名。

如果不是天色渐渐昏暗,皇枪枪和皮克还想不到回家,

笛笛市就是如此奇妙,每天都有无数流连忘返的人们把时间抛弃在一边。

皮克晚上再次做了一个梦,音乐会搬到了月亮上,星星们为音乐会和唱。

第4集 海上帆船赛

“皮克,你看这是什么?”皇枪枪拿起一只小帆船,没等皮克回答,皇枪枪接着说:“这是一只电动玩具帆船,装上电池,就会自动航行。”

这只玩具帆船金光闪闪,流线型的船身充满动感,高高的船帆像一把利刃划过空气。

皮克很好奇,它爬到船上,抓住帆杆,眼视前方,真有运动员的派头,皮克感觉这只船挺适合自己。

皇枪枪和皮克在浴缸里进行航行试验,皇枪枪教皮克怎么驾驶帆船,怎么航海,皮克很快就学会了要领,做得有模有样。

“下星期我们学校有一个帆船比赛,你驾驶这艘帆船去参加,一定能取得名次。”皇枪枪鼓励皮克。

皮克也想一试身手,它在浴缸里也学会了游泳,渴望去大风大浪中锻炼自己。

海面上风平浪静,晴空万里,皇枪枪学校的玩具帆船比赛就要开始了,皮克望着大海,心情激动,大海是那么的神秘、深邃,蕴藏着数不清的秘密,它站上帆船,行驶到比赛的出发点,周围已经有数十只帆船整装待发,有红色的、绿色的、白色的,各种颜色点缀在蓝色的海面上,好似美丽的油画。

皇枪枪站在岸边牵着小耳,紧张的注视着皮克和自己的帆船,“这次就看皮克的了。”皇枪枪默默念道。

“砰!”发令枪响了,帆船群如离弦的箭头冲出港湾,皮克的船冲在最前头。

“皇枪枪,你的船上怎么有只老鼠。”一个男孩凑过来对皇枪枪说。

“你好,林帅帅,那是我新认识的朋友,一只想闯天下的小田鼠。”皇枪枪回应道。

林帅帅是皇枪枪的好朋友,林帅帅的爷爷和皇枪枪的爷爷是战友,两家是世交,上次帆船比赛林帅帅是冠军,皇枪枪暗地里一直不服气,这次正好较量一番。

说话间,皮克已经遥遥领先,把其它船只甩在了几十米之后。

林帅帅感觉不可思议,一只小田鼠驾驶帆船有这么快的速度,他很想认识认识这只小田鼠。

突然,小耳对着天空狂叫起来,只见海风呜呜的刮了起来,随后是乌云密布,海面上变天了。

“不好,我的船。”林帅帅大喊一声,那些比赛的帆船被海风吹得东倒西歪,有的船只被海浪吞没了。

皇枪枪拿起望远镜观察寻找皮克和自己的帆船,隐隐约约看到自己的金色帆船被吹得越来越远,他很为皮克担心。

海风是那样的强劲,不一会儿,皇枪枪就再也看不到帆船的影子了。

“真倒霉,准备了好几个月,都被风搅合了。”林帅帅摊开两手,无奈的说。

皮克这时正在和风浪搏斗,它努力保持帆船的平衡,使其不倒,可是方向却不由自己掌握,风一直吹着帆船向大海深处前进。

皮克身上全被海水湿透了,它不想就这样放弃,它要把帆船完好的带回去。

时间慢慢流逝,天越来越黑,巨浪一个接着一个扑来,皮克已经筋疲力尽,快支持不住了。

扑通!皮克终于掉进了海里,它眼睛一黑,心想:就这么完了吗?

不知道被什么东西顶了一下,皮克睁开眼睛,自己又回到了海面上,原来是一只小海豚把皮克顶在了头上。

“我叫皮克……”皮克已经没有力量说话了。

小海豚说:“我叫浪浪,风浪越大我越高兴。”

“从你们帆船比赛开始我就关注了,你冲在最前头。”浪浪说,“我一直跟随着你,看看你有多大本事。”

皮克拍了拍浪浪的头,表示感谢。

浪浪心里挺佩服皮克,一只田鼠在大海里搏击,这是它从来没有见过的景象。

浪浪顶着皮克游过了风暴区,天气晴朗了起来,前方渐渐出现了一座郁郁葱葱的小岛,“先上小岛让皮克歇歇。”浪浪想着,不顾搁浅的危险,把皮克推到了沙滩上,皮克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

浪浪在海里向皮克挥挥手,说:“皮克,你先在岛上休息好身体,我再来接你。”

皮克也告别浪浪,向岛中央走去。

第5集 误入海贼岛

“嘿呦!嘿呦!”一群蚂蚁费力在抬着一块木头。

“你们在干什么?”皮克问蚂蚁们

“给海贼盖宫殿。”一只蚂蚁没好气的说。

“小声点,别让海贼听到。”另一只蚂蚁提醒道。

皮克不懂,这里有海贼?

“海贼是这座岛上的大王,自从海贼来到了岛上,我们蚂蚁就有苦头吃了。”一只老年蚂蚁说。

“你们在啰嗦什么,还不快干活!”几只个头略大的蚂蚁兵手持长矛冲过来。

“它们是海贼的帮凶,太可恶了。”一只叫鲁鲁的小蚂蚁悄悄对皮克说。

蚂蚁兵们看见了皮克,迅速的把它围在中间,用长矛指着皮克恶狠狠地说:“你是谁?干什么的?为什么来这?”

皮克解释说:“我叫皮克,驾船遇到了风暴,流落到这里,想休息一下。”

“我看你像间谍,跟我们走一趟。”一个领头的蚂蚁兵叫嚣道。

“去哪?”

“去见我们的大王,让大王审审你。”蚂蚁兵头说。

“千万别去,去了就回不来了。”鲁鲁提醒皮克。

皮克觉得有必要见见这个所谓的大王,看看它有什么厉害。

“我跟你们去。”皮克决心已下。

蚂蚁兵们押着皮克向一座山洞走去。

鲁鲁望着皮克的身影,叹了口气。

“嘿呦!嘿呦!”蚂蚁们抬着木头继续前进。

山洞口,蚂蚁兵头向里面大喊:“报告大王,捉到一个间谍。”

“给我带进来。”一个沙哑的声音飘出来。

“快走,进去。”蚂蚁兵头催促皮克。

皮克走进山洞,里面光线昏暗,皮克努力睁开眼睛扫描了一下。

一只黑老鼠坐在一把交椅上,正对着皮克笑呐!

皮克没想到在这座海中小岛上遇到了自己的同类。

“哈哈哈!同胞,没想到,真没想到,老鼠碰到了老鼠。”海贼的声音震得皮克耳朵嗡嗡响。

“认识一下,我是这座岛上的大王,我叫刃刃,谁不听话我就给它来一刀。”刃刃挥了挥手中的牛耳尖刀。

皮克沉默了,海贼刃刃是个心狠手辣的家伙,怪不得蚂蚁们那么害怕它。

“你叫什么名字?”刃刃有点亲切的问皮克。

“我叫皮克,……。”

皮克把自己的经历讲了一遍。

“好,皮克,咱们有缘呐,你来做我的部下,这座岛子就是我们俩的天下,跟着我干,我保你吃香的喝辣的住大的。”

“不,我要回笛笛市,我要找我的朋友。”皮克脑袋摇得像拨浪鼓一般。

“哼,敬酒不吃吃罚酒。”刃刃冷笑着对皮克说。

“来呀,蚂蚁兵。”

“大王有什么吩咐。”蚂蚁兵头跑进来说。

“把这个叫皮克的押走,罚它给我去盖宫殿。”

“是,大王。”蚂蚁兵头押着皮克去工地了。

刃刃眼珠不停的转。

这只海贼老鼠不简单,很小的时候,它就偷偷钻进了人类的货轮,航行到世界的各大港口,它去过威尼斯、热那亚、里斯本、开普敦、巴拿马、孟买……,在海上漂泊了大半生后,它寻找到了这座岛屿,开始占岛为王,做一些乘人之危的勾当。这次它遇到皮克,决定把皮克训练成自己的助手,好维持自己的统治,毕竟自己和皮克是同类。

“先给皮克点苦头吃,不怕它不服。”刃刃这样想。

在海贼宫殿的工地上,皮克又遇到了小蚂蚁鲁鲁,它们成为了好朋友。

在工闲时,鲁鲁对皮克说:“这座岛叫绿叶岛,我们蚂蚁王国是这座岛上的原住民,海贼刃刃来到后,把国王和王后都处死了,它在岛上称王称霸,那些蚂蚁兵都被它训练的极为凶狠,我们都怕它。”

皮克觉得刃刃太可恶,必须想办法赶走它,解放蚂蚁王国。

皮克通过鲁鲁秘密召集了一些蚂蚁朋友,开会商量怎么赶走刃刃。

第6集 海鸥飞飞

一群海鸥在绿叶岛上空盘旋,它们正在寻找刃刃算账,自从岛上有了海贼刃刃以后,海鸥们所有下在岛上的蛋都被刃刃偷走吃掉了,海鸥们恨死了刃刃,每天都在搜索这个海贼。

一只叫飞飞的小海鸥降落在绿叶岛上,因为它在空中看到一只老鼠在和蚂蚁一起盖房子,它认为这只老鼠一定是刃刃的同伙。

鲁鲁首先发现了飞飞,它急忙跑过去打招呼:“这里危险,不要降落,海贼会伤害你的,快起飞。”

“我正要找海贼算账,那只老鼠不就是海贼的同伙吗?”飞飞气鼓鼓的说。

“不对不对。”鲁鲁把皮克的遭遇告诉飞飞。

飞飞也参加到了反对海贼刃刃的密谋中来了。

“告诉海鸥朋友们,随时向我们通报刃刃的行踪。”皮克对飞飞说。

有了海鸥的空中侦察,皮克心里有了谱。

情报不断的报告到了皮克这里:刃刃在环岛巡视、刃刃在操练蚂蚁兵、刃刃在钓鱼、刃刃在偷吃鸟蛋……。

“刃刃正朝工地走来。”飞飞告诉皮克它们。

蚂蚁们装作卖力的工作。

刃刃在一群蚂蚁兵的簇拥下到达工地。

“这里的进度要加快。”刃刃霸气的说。

“是,大王。”蚂蚁兵头点头哈腰。

看着即将完工的宫殿,刃刃暗喜,再也不用住那阴暗的山洞了,将来自己也能享清福了。

刃刃看见了皮克正在搬木头,“皮克,怎么样,想通了吗?还是跟我干吧,比在这里当苦力强。”刃刃拉拢皮克。

“就不,我才不愿当海贼呢!”皮克坚决的说

“你这小子,嘴还挺硬,你就当一辈子苦力吧!”说完,刃刃带着蚂蚁兵走了。

“得找个强有力的帮手才行。”皮克盘算自己打不过海贼。

皮克把想法给飞飞说了。

飞飞歪了歪脑袋,突然好像想起了什么,“离这里100海里有一个岛子,叫星星岛,岛上面有一只小花猫,叫铜铃,是一次轮船海难的幸存者,我和它见过一次面,很强壮的一只小猫,猫可是老鼠的天敌。”

听完飞飞的这番话,皮克的身体颤抖了一下,是呀,猫是老鼠的天敌,而自己也是一只老鼠,自己也怕猫。

“别怕,铜铃是一只有正义感的小猫,不会伤害无辜。”飞飞安慰皮克。

为了驱赶海贼,还蚂蚁王国的自由,皮克胆子大了起来,它表示同意。

飞飞启程前往星星岛,飞了很久,终于找到了铜铃。

铜铃正在一棵树下打瞌睡。

“铜铃,铜铃快起来!”飞飞推着铜铃。

“什么事?”铜铃伸了个懒腰。

“绿叶岛上有个海贼老鼠,占山为王,欺负小蚂蚁,偷吃鸟蛋……。”飞飞讲了很多很多。

“哼!这个坏蛋,我倒要收拾收拾它。”铜铃义愤的说。

铜铃转念一想,说:“可是我不会游泳,怎么去绿叶岛呢?”

“嗯,这倒是个问题,我回去找皮克商量商量。”

飞飞一路兼程飞回了绿叶岛,把情况一说,皮克眉头一皱,计上心来,“让海豚浪浪驮着铜铃来绿叶岛不就成了。”

皮克跑到海滩上,极目远眺,只见一只海豚正在游弋。

“浪浪……”皮克对着海豚大喊。

海豚飞速的向海滩游来,果然是浪浪。

“皮克,你好!”浪浪问候到

“浪浪,现在有个事请你帮忙。”皮克对浪浪把前因后果说了一遍。

“皮克,你怎么说我就怎么办。”浪浪很痛快。

“海鸥飞飞做你的向导,你们一起去星星岛把铜铃接来,注意隐蔽。”皮克叮嘱道。

飞飞引导者浪浪向星星岛游去,皮克悄悄的回到了工地。

铜铃在绿叶岛登陆了,它隐藏在树丛中,观察刃刃的行踪,皮克、鲁鲁、飞飞、浪浪都向它停供情报。

铜铃摸清了刃刃的路数,一场伏击战就要开始了。

第7集 小将号驱逐舰

刃刃早上起床,决定去巡视全岛,它在腰带里插上牛耳尖刀,周围有一队蚂蚁兵护卫,雄赳赳的出发了。

天上的飞飞观察到了刃刃的行踪,通报给了埋伏的铜铃,铜铃耐心的等待。

刃刃一行边欣赏着风光边行走者,忽然,刃刃感觉肚子痛,它急忙到草丛里方便,哪里想到埋伏着的铜铃一跃而上,一把抓住了刃刃,刃刃遭到突然袭击,大叫大喊的挣扎着。

“你这个奸贼,还不老实。”铜铃骂道。

啪!啪!两个耳光扇得刃刃眼冒金星。

蚂蚁兵们看到刃刃被捉,吓得瑟瑟发抖,有的掉头逃跑。

铜铃把刃刃绑在一棵树下,皮克、蚂蚁们、海鸥们都围了过来。

大家诉说了刃刃的罪状,恨得咬牙切齿。

“现在,判海贼刃刃终身监禁,以防它继续危害别人。”铜铃高声宣布。

“好。”大家鼓起掌来。

铜铃把刃刃关在山洞里,洞口设置了铁栅栏,作为监狱。

鲁鲁对大家说:“现在宫殿盖成了,不过不属于海贼,而属于我们大家。”

“太好了,我们要在宫殿里举行宴会,庆祝胜利。”飞飞说。

“大家跟我来。”皮克带领大家向宫殿走去。

一座精致的宫殿矗立在家面前,这是蚂蚁们辛辛苦苦建设起来的。

蚂蚁们搬来了最好的食物,还有自酿的花蜜酒,皮克和大家跳舞、唱歌,玩的不亦乐乎。

大家都喝醉了,玩累了,呼呼大睡起来。

刃刃在山洞监狱里注视着外面的情况,它的眼睛又滴溜溜的转了起来,“得想办法逃离这座岛。”刃刃想。

刃刃开始挖洞,这也是它的一个本事,它做得神不知鬼不觉,趁着夜黑风高,挖出了一条通向海边的长洞。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咱们走着瞧!”刃刃抱着一根木头潜逃出了绿叶岛。

第二天早上,当大家清醒过来后,发现山洞空了。

“糟糕,让海贼跑了。”铜铃气呼呼的。

“铜铃,留在岛上保护我们吧,万一海贼再回来呢!”鲁鲁说。

鲁鲁已经被蚂蚁们推举为新的国王,它要为国家负责。

“好吧!”铜铃举得自己被需要的感觉很爽。

没有了海贼的绿叶岛,大家都生活得很愉快。

皮克帮助蚂蚁王国收获食物,储藏食物,还学会了蚂蚁舞,没事的时候和铜铃躺在海滩上晒太阳。

“铜铃,你是怎么来到海上的?”皮克问。

“唉,一言难尽,我原来生活在皮皮市,那是一座热闹的城市,一个体育城市,每天都有比赛,有赛马、赛狗、赛龟,还有赛兔子的,我的主人就是一个体育迷,每天带着我观看各种比赛,有一天,他不知在哪听说港港市有一种兔子,叫迅兔,跑得特别快,就带着我上船去港港市找兔子,结果船触礁了,主人和船上的人葬身海底,我幸运的飘流到了一个小岛上,就是星星岛。”

皮克也讲了自己的经历,同是天涯沦落客,相见恨晚。

“如果能去皮皮市和港港市看看,倒也不错。”皮克的心又萌动了。

风平浪静,绿叶岛上一个蚂蚁哨兵正在巡逻,猛然间,它发现海上有一个黑点越来越大,好像是一艘船,哨兵利用触角发射警报给鲁鲁国王,鲁鲁接到警报后发出信号,蚂蚁王国紧急动员,去海滩上防御敌人入侵。

皮克看到蚂蚁们都往海边跑,也跟着跑过去,这时,那艘船已经停靠在了岸边,这是一艘闪亮的军舰,舰身雕刻着三个大字“小将号”,舰上是排列整齐的木头兵人,一个舰长模样的兵人正在观察这座小岛。

“报告舰长,我们现在绿叶岛停泊。”一个兵人指着海图对舰长说。

舰长点了点头,用手指指画画,然后走下了军舰。

这艘军舰是艘玩具驱逐舰,从港港市来,主要任务是救援流落天涯海角的小动物们。

舰长向蚂蚁们问好,说明了来意,警报解除了。

“我叫皮克。”皮克紧握舰长的手。

“我叫远远,是小将号驱逐舰的舰长。”舰长自我介绍。

皮克知道又可以出发了。

第8集 解救海豚浪浪

鲁鲁国王盛情招待远远舰长和它的水兵们。

皮克愿意跟着远远舰长走,它的冒险之旅还将继续。

铜铃决定留在绿叶岛不走了,蚂蚁王国特别需要它。

鲁鲁国王得知皮克去意已决,偷偷的掉下了眼泪。

蚂蚁们送了好多吃的给皮克,把军舰的仓库都塞满了。

小将号驱逐舰驶离了绿叶岛,皮克拼命的向朋友们挥手,朋友虽好,终须一别,但愿以后有再相见的机会。

绿叶岛渐渐看不见了,皮克静下心来,向兵人们学习驾驶军舰的技术,学习怎样操作大炮,这艘军舰上的炮弹都是磨得圆圆的石头,威力很大。

一次,皮克正在调试大炮,海豚浪浪从海里跃起来,焦急的对皮克说:“皮克,我遇到了麻烦,我被虎鲸群追击了。”

“怎么回事?”皮克忙问。

“是这样,我在追踪一群鲽鱼,由于速度过快,一个不下心撞到了一只虎鲸的身上,然后它们就不依不饶……”话音未落,浪浪回头一看,几只身形庞大的虎鲸正在追来。

“这些虎鲸,尽欺负海洋小动物。”远远舰长忿忿的说。

“给它们点颜色看看。”皮克摸了摸大炮管。

“快,炮弹上膛,对准虎鲸。”远远舰长对皮克说。

皮克拿起一颗炮弹,填充进炮膛,瞄准虎鲸群,发射!

炮弹在虎鲸前面砸出一个浪花,没打中。

虎鲸们吓了一跳,速度减缓了下来。

“兄弟们,别害怕,一个玩具军舰,没什么了不起,给我冲啊!”后面的一个虎鲸叫嚣着。

皮克又拿起一颗炮弹,推进炮膛,沉着的瞄准,一只虎鲸一马当先冲在最前头。

“咚!”一声响,炮弹击中了冲在前头的虎鲸头部。

“哎呦!我的妈呀!”挨打的虎鲸沉下了海面。

“咚!咚!咚!”炮弹不停的打向虎鲸群,溅起朵朵浪花。

“哎呦!啊!呀!”虎鲸们被打疼了,全体掉头就跑。

“打得好。”远远舰长表扬皮克。

“谢谢皮克,谢谢舰长。”浪浪浮出海面说。

远远舰长建议,全体舰员唱起小将号之歌:

在那蓝色的海洋上,

有一艘银色的战舰。

英勇的木头水兵们,

把海浪劈开。

我们是救援队,

我们是勘察团,

我们是海洋的保护神。

啦啦,啦啦,

不要忘了我们的荣誉,

我们永远是骄傲的水兵。

皮克和水兵们齐声高唱,一遍又一遍,不知疲倦。

小将号驶入一片布满礁石的海域。

“小心,前面有许多暗礁。”浪浪又从海里跃出,提醒皮克和远远舰长。

“浪浪,你给我们引航。”远远舰长说。

“没问题,跟着我走。”浪浪跳跃着前进。

小将号跟随浪浪左拐又转,躲过一个又一个暗礁,平安的行进到一片开阔的海面。

“这里安全了,我也该走了,皮克,后会有期。”浪浪对皮克说。

“谢谢你,浪浪,我会想你的。”皮克的眼睛有点湿润。

浪浪优美的身姿渐行渐远。

送别了浪浪,皮克立在舰首,看着军舰飞速的行驶,千百条鱼儿争相在和军舰赛跑,此情此景,心潮澎湃。

“真是不虚此行。”皮克没想到遇上了这么多的事情,交了这么多的朋友,自己大开眼界,心胸也拓宽了。

“准备,我们就要返航港港市了。”远远舰长对皮克说。

“港港市是什么样子?”皮克好奇的想象着,它想起了铜铃说的迅兔。

小将号驶进一片海湾,港港市的码头到了。

“欢迎欢迎,热烈欢迎。”只见码头上挤满了兔子,拿着小彩旗挥舞。

“它们就是迅兔,是港港市的主要居民,它们跑步的速度世界一流,每只兔子都是流星腿。”远远舰长告诉皮克。

一个兔女孩走上了军舰,手捧一束鲜花,献给远远舰长,“远航的英雄们,欢迎你们凯旋而归。”兔女孩说。

远远舰长给皮克介绍说:“这是媛媛,港港市的‘市花’。”

“我叫皮克。”皮克有点不好意思。

“皮克是我们的新朋友,它是来港港市参观的,媛媛,你当皮克的导游吧!”远远舰长说。

“好呀,皮克,我们就是朋友了。”媛媛友好的说。

皮克就要开始在港港市的旅行了。

第9集 速度之城

皮克感觉港港市的生活节奏如风火轮一般旋转。

港港市的每只兔子市民都风风火火的来来往往,只听“嗖”的一声,一只兔子从皮克的身边擦过,等皮克回过神来,那只兔子早就没影了。

“嗖!嗖!嗖!”又是几只兔子如风般飘过。

“你们的市民都这样着急吗?”皮克问媛媛。

“我们的市民是流星腿,火脾气,这是我们的习俗。”媛媛用银铃般的声音对皮克说。

皮克释然了,它看到这座城市没有任何交通工具,没有小汽车、没有公交车、没有自行车,所有迅兔的腿转起来就是车轮,比汽车还快。

“这是我们的市政厅,市长在里面办公。”媛媛指着一座圆顶建筑说。

“你是远方来的客人,我带你去见见市长。”媛媛对皮克说。

一只长长胡子的兔子,正在市政厅的办公室里写字,媛媛推门而入,“市长先生,我来给你介绍一位远方来的客人,它叫皮克,是个战斗英雄。”

皮克不好意思了,它觉得自己还够不上英雄的称号。

“哦,欢迎英雄的到来。”市长起身迎接皮克。

“这是港港市的市长,也是年龄最大的市民,它曾经是我们这里的跑步冠军。”媛媛介绍。

市长的两条腿的长度超过其它的兔子,显得身材修长挺拔,精神抖擞。

“皮克,你希望在港港市参观什么项目?”市长关心的问。

“我想看看你们的足球比赛。”皮克还是在皇枪枪的家里看过足球赛,一看就上瘾了。

市长低头看了看表,说:“正好,一场足球赛就要开始了,是白兔队对黑兔队,我们现在就走。”

大体育场里,皮克和市长、媛媛坐在贵宾席上,这里视野很开阔,俯瞰整个球场。

两支球队刚好入场,白兔队和黑兔队并排走来,它们都格外壮实。

随着裁判一声哨响,比赛开始了。

皮克简直看傻了,白影子和黑影子来回闪动,根本就看不清具体的身形,能看到的只是足球的飞来滚去。

只一刻钟,白兔队就踢进了10个球,黑兔队不甘落后,十分钟后,连续踢进15个球,场上气氛紧张急了。

皮克从来没看过这么快的进球速度,迅兔们的无影脚令皮克眼花缭乱,气喘吁吁,浑身冒汗,心脏突突突的高速跳动。

媛媛递过一个手绢,让皮克擦擦汗,“第一次看我们的球赛都是这个样子,没关系,习惯就好了。”媛媛同情的说。

正说着,只听观众一阵阵欢呼,黑兔队已经踢进了30个球,而白兔队还是只有10个进球。

“40、50、100。”黑兔队踢进了第100个进球,观众们疯狂的跳跃起来,手舞足蹈,乐不可支。

白兔队的队员垂头丧气,黑兔队越战越勇。

最终黑兔队以150比15大胜白兔队。

观众们冲进球场,抬起黑兔队队员抛向空中,庆祝胜利。

市长瘫坐在看台上,原来市长是白兔队的球迷,对于这个结果,它非常沮丧。

皮克看了一场速度与激情的球赛,心情也很激动。

港港市降下了夜幕,皮克和媛媛在海边散步。

“媛媛,你们的城市有什么好吃的?”皮克肚子有点饿。

“我带你去最好的餐厅。”媛媛说。

媛媛把皮克带到了一间高级的餐厅,招牌上写着“下次再来餐厅”。

皮克点了油炸花生米,媛媛点了生拌胡萝卜,没到一分钟,菜就上来了,皮克一边大嚼着花生米,一边观察餐厅内的情况,它忽然发现有一个客人非常奇怪,食物明明放在面前,就是呆呆的发愣,不吃饭。

“那桌的客人怎么了?”皮克问媛媛。

“它在精神会餐。”媛媛说。

“它只靠吸收食物的香味就可以饱腹,它是稻草人,也是我们港港市的市民,港港市除了我们迅兔,还生活着木头兵人,稻草人。稻草人全都是我们港港市的警察,它们终生不睡觉,可以24小时保护我们的城市。”媛媛进一步解释。

“我们迅兔的天敌是虎鹰,一种速度非常快的鹰,它们经常抓走我们的同胞,但它们怕稻草人,稻草人手里有一种弓箭,叫高射箭,能射中飞行中的虎鹰。”媛媛庆幸的说。

皮克朝稻草人抛去钦佩的眼光。

第10集 皮克当上了警察

“你好!”皮克起来问候稻草人。

“你好。”稻草人应道

“我叫皮克。”皮克自我介绍。

“我叫安安,是港港市的警察。”稻草人说。

“听说你在海上炮打过虎鲸?”稻草人似乎知道皮克的来历。

“嗯。”皮克并不愿提起自己的光辉业绩。

“你是好样的,像我们稻草人一样,我们是城市的守护者。”安安自豪的说。

“我想参观一下你们的高射箭。”皮克把自己的想法告诉安安。

“哦,那得通过我们局长,你来跟我去警察局走一趟。”安安有点神秘的说。

皮克和媛媛跟着安安去警察局,一路上,安安不时的看着天空,“虎鹰已经很久没来骚扰了,要提高警惕呀!”安安不安的说。

“是呀,自从上次你们警察用高射箭射伤了十只虎鹰后,它们就不敢来了。”媛媛说。

“不要放松戒备,不知道什么时候虎鹰会突然来袭。”安安对媛媛说。

稻草人警察局到了,笑咪咪的局长接待了皮克。

“皮克先生,你的事迹我从远远舰长那里都听说了,你很勇敢。”局长夸奖皮克。

“我们警察局需要你这样的勇士,你愿意来当警察吗?”局长问皮克。

“我…愿意。”皮克有点犹豫,自己从来没想到能当警察。

皮克穿上了警服,跟着安安背上了高射箭四处巡逻。

高射箭是一种特殊的箭,箭羽是虎鹰的羽毛制成的,所以能够射得很高很快,这也是以其鹰之道还至其鹰之身。

警察皮克很快向安安学会了高射箭的用法,它觉得自己的力量变大了,拉弓射箭锻炼了皮克的臂力。

在一座高山上的巢穴里,虎鹰们正在举行会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