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必发娱乐官网>>原创>>小说

相见不如不见

2017年08月09日07:31 来源:88必发娱乐官网 邵庆平

1

第一眼看到张杰,刘萍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份淡定。原以为,一切都过去了,原以为,昨天早已风轻云淡,其实不是的。看来有些人有些事是注定要藏在心底一辈子的,只是因为藏的深了久了,就以为全忘了,其实,一切都还在,那份伤痛刻骨铭心,结了痂,看似完好的,但是一碰触,还是疼!

刘萍的初中同学柳婷,也是张杰的同学,原本和老公一起在浙江那边做生意,卖建材,就是油漆地板砖一类的东西,由于要照顾孩子上学,就把自己的店搬回老家,在县城租了两间门面。也不知道柳婷哪来的本事,竟然请来了好多以前的同学,一是为了祝贺新店开业,二来也是想让多年未见的同学聚聚。由于婆婆在家带孩子,中午在柳婷的电话催促下,刘萍和婆婆解释了一下,又跟老公宋志强打过招呼,就匆忙赶去柳婷说的那家酒店。

进了酒店,刘萍看到竟然有整整四桌的同学。因为分开久了有好多同学都快不认识了。身边有另外一个女同学拉刘萍坐下,刘萍才发现,她的对面坐着张杰。多年不见,张杰几乎没变多少,还是高高瘦瘦的,就是黑了一些,脸上有淡淡的笑容,正望着刘萍。此时他手里 夹着一支烟,抽了半截。一霎那间,刘萍的头脑里嗡的一声响,然后什么都听不见了,心跳的似乎要蹦出来,眼睛不知道要往哪里看,她只能坐着一动也不能动。她想张口笑笑,却又笑不出来,她想点头打个招呼,却说不知道要说什么,刘萍就那样愣愣的坐着,不敢抬头,目光茫然。短短的几分钟时间,刘萍觉得比一个世纪还有漫长。

在一室的笑声里,在同学来回敬酒的嘈杂里,在张杰的注视里,刘萍食不知味的吃完了饭。刘萍本想起身告辞,却耐不住柳婷的热情相邀,一群人一起去了一家KTV,,当音乐响起来时,张杰坐到了刘萍的身旁:“你还好吗?”刘萍声音低低的,好似自语一般:“我很好,你也好吧?”张杰盯着刘萍,温润的嗓音低低地,只有刘萍能听见:“没有你,我怎么会好?”刘萍不知道怎么去接张杰的话,沉默着。一旁的柳婷过来拉刘萍:“刘萍,过来,我们唱歌。”刘萍坐着没动,张杰拿过了麦克风:“柳婷,我来和你来唱一首《涛声依旧》。”

张杰唱着歌,眼光却一直落在刘萍的身上,刘萍一动不动,任熟悉的旋律在心上流淌,以前的甜蜜,以前的无助,以前的痛,一一涌现。终于,刘萍坐不下去了,走到柳婷跟前,附在柳婷的耳边跟她说家中有事不能久呆,便走出了音乐声振耳的KTV。

刘萍走到自己的电动车旁,蹲下身开了锁,站起身来时,便看见张杰站在一旁.张杰一脸期待地看着刘萍:“我们一起走走吧,我想和你谈谈。”刘萍没有说话,推起电动车往前走去。张杰伸手想帮刘萍推车,犹豫了一下,又缩回了手,跟在刘萍身后,顺着KTV门口沿河的路向南走去。

半天,刘萍低着头没说话,张杰终于开了口:”好久没见了,你过得还好吧?"还好",刘萍低低的答道:“我家小女儿七岁多,大女儿都上初中了。”张杰苦笑了一下:"这些我都知道,是啊,我家闺女也已经上初三了,时光匆匆,有时想一想真的觉得昨天就像梦一样。"正说着话,刘萍的电话响了,是宋志强的妈妈打来的,她的车子坏了没办法送小孙女上学,要刘萍快点回家,不然孩子就要迟到了。刘萍歉意地看了张杰一眼:“小闺女下午考试,她奶奶的车子坏了,我得回去送她上学。”张杰有些无奈地点点头:“好的,你回去吧,这是我的名片,上面有我的电话,有空给我打电话啊。”刘萍接过名片,看了一眼,然后装进自己的包里,骑上车走了。张杰定定地看着刘萍的背影,站了一会儿然后转过了身往回走去。

日子一天天流逝着,张杰的那张名片在刘萍的包里一直装着,刘萍没事独自呆着的时候会拿过那张名片看,名片上,张杰在一个建筑公司做项目经理。尽管看了他的号码无数次,但是,刘萍从没想要给他打电话,因为不知道要和他说些什么,说过去还是说现在?

2

刘萍和张杰是一个村的,两个人从小一起长大,张杰比刘萍大几个月 ,算起来两家还是亲戚,张杰的妈妈是刘萍的远房姑姑,但是,他们两个人最初都不知道什么原因,两家却一直没有来往。直到后来刘萍才知道,刘萍的大姐刘芳曾经被别人介绍给张杰的大哥张强,但是张杰的大哥入伍后入了党又被提拔做了小班长,以为自己前途无量的张强自作主张地写了一封信给刘芳退了亲。这件事弄得两家大人都很不开心,特别是刘萍的爸爸妈妈更是生气,因为那时候在农村女孩子被男方退亲是很没面子的事情。为了避免尴尬,两家大人路上遇上了连招呼都不打,平时索性都绕道走,就是谁家有红白喜事也都不请对方了。刘萍和张杰那时都还小,不懂得这些事情,两人一起上学,一起回家,一直到初中毕业,刘萍性格温和,老是有一些男孩子欺负她,每次都是张杰护着他,甚至有一次因为护着刘萍他还被一个男孩子用凳子砸伤了额头。所以,在刘萍心里,张杰是个好哥哥,好朋友。

那时候,男孩子和女孩子是不能黏在一起玩的,就因为这件事,两人被同学取笑说他们是小俩口,吓得张杰和刘萍也就是上下学途中才敢一起走,到学校里就像不认识一样,隔着远远的。但是在周 六周日或者放假 的时候,张杰和刘萍去田里挑猪菜,春天他俩和其他孩子一起在田野里放风筝,夏天在村旁的小河里摸鱼逮虾,开心地度过年少时光。

这种情形一直持续到两个人初中毕业那年。初中毕业后,刘萍跟随教书的哥嫂去邻乡上高中,张杰则考上了另外一个乡的职业高中,两个人离得远了,但是书信来往却频繁起来。两个很要好的少年男女一直很珍惜他们之间这份美好而又纯粹的友情。

一九九四年夏天,二十一岁的刘萍上完三年高中没考上大学,回了家。同一年张杰也从职中毕业回家了,就在张杰毕业那年秋天,他的爸爸妈妈为他定了一门亲事,据说,张杰根本就不愿意,但是经不住他妈妈的唠叨,没办法只能答应下了来。刘萍听家里人说起这件事后,曾经打趣过张杰:“表哥啊,啥时候把表嫂介绍给我认识认识啊?”张杰当时一脸不开心的样子说了一句话:“以后不要说这件事,那是他们定的,跟我有什么关系?”吓得刘萍赶忙打住了话题,以后在张杰面前再没提过。

3

第二年夏天,正是荷花盛开的季节,有同学从外地回来找张杰玩,张杰喊上刘萍,又约上另外几个同学一起,到离家不远的洪泽湖上划船玩,也就是那一天,让刘萍知道了自己心底深处对张杰的那份懵懂的情愫。张杰在前面很熟练的划着船,刘萍和另外几个同学坐在船边将赤脚放在清凉的湖水中,采着荷花,一边剥着莲蓬吃着,他们一边笑着闹着,相互撩起水洒向同学,无忧无虑的笑声在湖面飘荡。刘萍也笑着,无意间转过脸时,正碰上张杰含笑地看着自己,眼睛里也是满满的笑意,就在那一瞬间,刘萍的心顿时慌乱起来,脸上飞起来两朵红云,低下了头,直到最后上岸回家,她都再没敢去看张杰一眼。

几天后,张杰在路边喊住了刘萍:“我们那天在洪泽湖拍的照片洗出来了,现在给你。”照片装在信封里,刘萍想打开,张杰说:“别看了,等回家再看。”刘萍不解,但也没有多问,便收起了信封。回到家,刘萍打开了信封,几张照片还有折叠好的一页白纸掉了出来,刘萍打开一旁妹妹伸过来的手:“过去,小孩子不许乱拿东西。”,刘萍躲到一边展开纸来,张杰那熟悉的笔迹展现在眼前,是一首诗。刘萍一看就明白了,原来张杰早已喜欢自己,现在在这首诗里明明白白地表达了出来。妹妹笑着来夺刘萍手里的信:“二姐,信上写的什么呀?让我看看呗。”刘萍瞬间脸就红透了,慌忙跑进房间里藏起了手里的那页白纸。

第二天晚上村里有老人去世,那家人雇了戏班子演出并且还放电影,刘萍和妹妹一起刚到电影场,迎头就遇到了张杰,一看到张杰含笑的目光,刘萍脸上顿时泛起了红云,她低着头不敢说一句话,好像和张杰是陌生人一样,倒是刘萍的妹妹不管不顾地拿过张杰递过来的凳子坐了下来,两部电影下来,刘萍都不知道自己看了啥情节,只记得自己“咚”“咚”的心跳声。

回到家,刘萍无意中掏了一下外衣的口袋,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张纸条,纸条上张杰的字飘逸而有劲:“明晚六点,小学后面围墙那里等你。”

从此以后,月光里,星空下,田间小道上,离他们家后不远的小河边处处留下了张杰和刘萍成双成对的身影,无数的甜蜜回忆留在了两个人日后永远的回忆中。

让张杰和刘萍没想到的事情发生了,其实,这也是他们必须要面对的事情。张杰回家要退掉他爸爸妈妈帮他定下的那门亲事,他妈妈说啥也不愿意,彩礼早已送给人家女方了,现在你主动提出退亲,两家翻脸不说,那彩礼钱也就打水漂了,张杰的爸爸妈妈本来就不是大方的主,怎么会做这种吃亏的事情?没奈何,张杰只好告诉他爸爸妈妈自己和刘萍谈恋爱的事情,这一下,张杰的爸爸妈妈考虑两天后,就爽快同意了。因为,在他们心中,在他们眼里,刘萍比那个女孩子漂亮,脾气好,而且还是高中生,和张杰定亲的那个女孩却是矮矮胖胖的,还一个大字都不认识。

张杰顺利地退了亲,然后张杰的爸爸妈妈便急不可耐地托人到刘萍家提亲去了,他们怕夜长梦多,刘萍那个长相那个脾气村里哪个不知哪个不晓啊?说不好那天就被别人家抢走了呢。

这一下,刘萍家可炸了锅了。刘萍和张杰的事情,刘萍一方面是出于害羞,还因为张杰之前和别人定亲的事情,刘萍一个字都不敢和家里人提起。当两家共同的亲戚,刘萍的本家大哥,也就是张杰的大表哥找到刘萍的妈妈说是要给刘萍找对象时,刘萍的妈妈先是笑着问男孩是谁,当媒人说出张杰的名字时,刘萍的妈妈脸色当时就变了:“走远点,我们家刘萍就是一辈子嫁不出去,也不会嫁到他们家去的!”,媒人灰溜溜地离开刘萍家,然后找到张杰的爸爸妈妈,一五一十地把刘萍妈妈的话学说了一遍。张杰的爸爸妈妈听着气也上来了说:“我们家孩子为了她家闺女把亲事都吹了,她说不愿意就不愿意啦?”

这边张杰被他爸爸妈妈抱怨着,那边刘萍在家的日子也难过万分,刘萍的爸爸妈妈话说的很死,无论如何也不会同意刘萍和张杰的亲事。刘萍哭着问为什么,张杰到底有哪里不好,刘萍的妈妈也哭了:“闺女啊,先不说你大姐和他大哥的事情,就是张杰那孩子悔亲的事情,我们也担不起啊,我们家真和他家结亲的话,那不是等于承认是你破坏人家亲事的吗?老人有句古话说 ,宁拆一座名不坏一门亲,你一不傻二不丑的,找谁不好一定要找他啊?以后,我和你爸,还有你两个哥哥,我们在庄邻亲戚面前还怎么能抬头?”

刘萍到底是年轻,遇上事情,没了主张,她想找张杰商量一下,可是自从这件事出来以后,妈妈把自己看的很紧,有时还要刘萍的妹妹盯着刘萍,不让刘萍随便出去,性格柔弱的刘萍没了主张,就每日躺在家里哭,不吃饭,见刘萍这样,刘萍的爸爸妈妈也发慌了,怕刘萍折腾出病来,就让亲戚朋友来家里劝劝刘萍,于是,刘萍在家躺着,家里却热闹起来,每日不停的有亲戚朋友来来往往。越是这样,刘萍越是绝望起来,她心眼里觉得这辈子和张杰再也不可能在一起了。刘萍想,这辈子如果不能和张杰在一起,那日子还不如不过呢。

终于,有一天晚上,刘萍趁家里人不备,偷偷溜出了屋子。

4

离刘萍家二十多米处有一个池塘,也就百十个平方吧,不是很大却比较深,大约有两三米,一个成人下去是踩不到底的。平时,村民们都在里面洗衣或者挑回去浇浇菜什么的。刘萍不会游泳,倒是刘萍的妹妹会踩着水在里面游来游去的。此时,天色微暗,走到塘边,刘萍没有犹豫,直接下了水里边,往水的深处走去。眼看着,水慢慢瞒过了腰,湿了辫稍,然后水进到嘴里了,刘萍还在往前走,这时刘萍听到了她爸爸妈妈和妹妹的呼唤声,然后,刘萍又听到了他们跑来的声音。接着,刘萍的爸爸鞋子都没来得及脱就跳了下来,很快游近刘萍伸手就去拉刘萍,刘萍拼命挣扎着不上岸,身子一下子歪到在水里,呛了几口水,刘萍的妹妹赶紧下水帮助爸爸一起把刘萍拉上了岸,刘萍的妈妈哭了起来,几个人一起把刘萍连拉带拖地弄回家。刘萍的妈妈和妹妹又一起把她的衣服换掉,已经是秋天,早晚气温低,受凉一定会感冒的。刘萍还在哭,刘萍的妈妈看着哭泣的刘萍一巴掌打在她的脸上,骂道:“死丫头,养你这么大,看来是白养了,好,你不是想死吗?看我今天不打死你。”妈妈顺手拿起一旁的一个空酒瓶砸向刘萍的头,刘萍的妹妹慌忙夺过酒瓶把妈妈推了出去,关上了门。

第二天,在邻乡教书的大哥回来了,大哥是个严肃不太爱说话的人,刘萍心里一直有些怕大哥。大哥拿个凳子坐在刘萍的床边,看着眼睛哭的红肿的刘萍,大哥的语气中含着几分不易觉察的温柔:“萍,就当大哥求你,和张杰断了吧,不为别的,就为当初他家和大姐退亲的事,人家外面议论的很难听 啊,说什么的都有,有的还说我们家姐妹为什么都一定要看中他们家的儿子,一个两个都嫁不出去了吗?大哥一辈子不会再求你做什么,张杰很好,但是大哥真的不想被别人说三道四的,就这一件事,你就答应大哥吧,大哥对不起你。”刘萍大哥忽然在刘萍床前跪了下去,“咚”的一声,头重重地磕在地上,刘萍一下放声大哭起来,滑下床,也跪在了大哥面前哭喊着:“大哥,我答应你,我和他不再来往了。”喊出这句话时,刘萍听到了自己的心碎裂的声音。

隔了一天刘萍远嫁外地的大姐刘芳回来了,又是一番劝说,接着,在外市上大学的二哥也请假回了家,他们为了刘萍的事情坐下来好好地商量了一番。后来他们决定刘萍跟刘芳去住一段日子。刘萍红着眼睛同意了,但是刘萍提了一个条件:“无论如何我要见张杰一面,我不能就这样离开,我要和他说清楚。”刘萍的爸爸妈妈和刘芳商量后觉得走之前让刘萍见一见张杰也好,也好让张杰死了那份心。

刘萍永远记得那个深秋的夜晚,没有月亮,天黑的伸手不见五指,在他们村小学的门口,刘芳陪着刘萍,张杰打着手电筒如约而来。刘萍带着哭腔开了口:“张杰,对不起,我们断了吧,从今往后我们再不来往了。”张杰没有问为什么,只是伸手从衣兜里抽出一支烟,然后点上抽了起来,刘萍知道张杰是不抽烟的,短短数日不见,他烟就抽的如此熟练了,刘萍眼泪流了下来。张杰将烟吸了几口,扔掉,然后慢慢地开了口:“刘萍,我尊重你的决定,你好好地过以后的日子吧。”张杰停顿了一下有开了口:“也许,我很快就会娶别人了,已经有人上门给我找对象了,你不要怪我,我妈在家整天跟我闹死闹活的。”此时的刘萍心如刀割,泣不成声的拉着刘芳:“好,好吧,祝你幸福!大姐我们走吧。”黑暗中,刘萍不管脚下的磕磕绊绊,往家的方向一路小跑着,刘芳慌忙追了上去。

5

刘萍整整哭了一夜,大她近十岁的姐姐刘芳陪了她一夜,也劝了她一夜。早上起来,刘萍的眼睛又一次肿的老高,刘萍家的人不愿意让她现在的样子让庄邻看到,所以,去刘芳家的日子往后推迟了。

几天后,刘萍和大姐刘芳坐上了去刘芳家的车,看着车窗外站着的妈妈,刘萍没有抬眼看一下,也没有说一句话。刘萍妈妈的眼里含着泪,对刘芳左叮咛右嘱咐的。

刘萍以前放寒暑假的时候来过姐姐家几次 ,所以左右邻居都认识刘萍。只是这次有点不一样,过了几日后,邻居都感觉到刘萍有些变了,变得不爱説话,不再像以前一样出来和她们玩,很多时候都一个人躲在屋里。刘芳只好跟他们解释说刘萍在家生病,身体不太好。刘芳不放心刘萍,每晚都让她睡在自己房间的那张小床上,隔着一层薄薄的布帘,不时的伸头看下刘萍。每日清早,看着刘萍梳头掉下的大把大把的黑发,刘芳知道刘萍的心里在受着怎样的煎熬,然而她却无法安慰自己的妹妹,只有独自叹息。

在此期间,刘萍和张杰再也没有联系,刘萍觉得自己已经给不了张杰未来,所以,不应该再去打扰他。后来,在姐姐的口中刘萍知道张杰定亲了,对方是邻村的一个女孩子,比张杰大两岁,不认识字。仅仅两个月后,张杰就娶了那个女孩子。刘萍的心一点一点死了,她不怪张杰,是自己先对不起他,先离开他的。然后,刘萍大病一场,在医院里住了一个多月,等到病彻底痊愈后,刘萍在大姐家已经半年之久。这时刘萍接到二哥的信,说是在县城帮刘萍找了一份工作,要刘萍早点回去,从刘芳家直接到县城去找他。

原来, 刘萍的二哥从学校毕业后,被本县的一家银行录用,在县城上班了。刘萍二哥听他同学说他所在的工厂要招人,刘萍二哥便想到了刘萍,刘芳接到弟弟的电话,怕耽搁了赶紧把刘萍的行装打点好,第二天一大早刘萍便踏上了归程。

县城是刘萍回家的必经之地,所以,刘萍二哥没让刘萍回去,让她在县城下了车,然后又带着刘萍直接去厂里找到他在厂里劳资科工作的同学,刘萍当时就报过名,安排好车间,找好了女工宿舍,领了工作服,然后第二天就正式开始了上班一族的生涯。

刘萍的工厂是在县城里的服装厂,八个小时三班倒,大小夜班转,平时刘萍除了上班就是睡觉,很少回家,倒是刘萍的妈妈时常过来看看一对儿女,刘萍心里的怨气还没消,妈妈来了,她和妈妈很少说话,妈妈懂得刘萍的心,也没有怪她,只是看着女儿闷闷不乐的模样,她心里也不是滋味。

带刘萍的师傅也是个女孩子,比刘萍大不了两岁,脾气很好也很有耐心,轮到休息天,她有时会约上刘萍一起去逛街。一起的还有一个班组的其他女孩子,年纪都差不多,大家在一块说说笑笑的,刘萍的脸上也渐渐地有了笑容,只是刘萍的话一直是最少的。

时间过的飞快,一晃,刘萍在厂里上班都快一年了,张杰已经有了自己的女儿,当刘萍从妈妈口里听到這个消息时,以为自己会不在意的,可是,心,还是很痛地抽搐了好久。

春节到了,厂里集体放假,刘萍回了家。看着熟悉的一切,刘萍不想出门,每天窝在房间里看书看电视。偶尔,有要好的小姐妹来约出去玩,刘萍也借故推脱,她怕,怕遇上张杰的家人,更怕遇上张杰。

过年初二,一个远房的表叔上门,和刘萍的爸爸妈妈躲在厢房里叽叽咕咕的,刘萍出来打了个招呼就回了自己的房间,一会功夫,表叔和妈妈一起走进了她的房间,表叔一脸的笑容,原来,他是给刘萍找对象来了。

6

这个表叔是刘萍奶奶的娘家侄儿,和刘萍家来往的一直比较密切。表叔介绍的这个男孩子是刘萍表婶家的亲戚,比刘萍大了两岁,在乡下的一个政府部门工作。听表叔不停地夸着那个男孩子,刘萍的妈妈一脸期待的望着刘萍,犹豫了半天,刘萍答应表叔考虑一下再给他答复。

刘萍知道自己二十多岁了,在乡下确实是到了该找对象的年龄了,而且,小她一岁的妹妹也已经有人上门提亲了,只是由于刘萍没有找对象,刘萍的妹妹就坚持一定要等姐姐找到对象后再考虑自己的亲事。想到这些,再想象妈妈哥哥歉疚而期待的样子,几天后厂里休息时,刘萍终于跟那个叫宋志强的男孩子见了面。

宋志强个子不是太高,可能最多到一米七,皮肤黑黑的。老实说,第一眼刘萍根本就没看上他,但是刘萍听介绍人说宋志强老实憨厚,因为是他家的亲戚,知根知底的,所以尽管没看上宋志强,刘萍还是答应和他相处看看。

宋志强却是完完全全喜欢上了寡言少语的刘萍,对刘萍那叫一个好啊。休息天,早早就到县城来,带着刘萍走遍了县城和邻近县乡各个好玩的地方,也带着刘萍吃遍了县城大街小巷的小吃。每到休息日,同车间的小姐妹就会打趣刘萍:”刘萍,你家那个宋模范今天又带你去哪里浪漫啊?”刘萍笑着不语,心里也会漾起几分暖意。刘萍也从心里感觉到宋志强对自己的好。

最让刘萍感动的是自己生病的那一次。刘萍上夜班受了凉,发烧感冒又咳嗽,刚开始,刘萍懒得去看医生就是躺在床上睡,吃了感冒药几天也不见效,后来高烧三十九度多,脸烧的绯红,连起床的力气也没有了。宋志强休息天过来着急的不得了。于是,每天上班之前来拉着刘萍去吊水,安排好后又骑车跑几十里路去上班,下了班赶紧又过来买好吃的带过来,一直坚持了一个多星期,直到刘萍完全好了起来。看着明显消瘦下去的宋志强,说不感动是假的,所以,半年后,当媒人传宋志强的父母的话要他俩择日结婚时,刘萍尽管觉得时间仓促了一些,几番犹豫后,到底还是答应了下来。

随着结婚日期的临近,张杰的样子却在刘萍的心里时隐时现,刘萍显得心事重重的。那一晚刘萍在二哥那里吃了晚饭,二哥看出了她的不开心,劝刘萍说:“你要是不想结婚暂时就不要结,再相处着看看吧。”刘萍忽然间眼泪就流了下来:“哥,我答应了结婚就不该反悔的,妹妹因为我已经耽误不短时间了,再说,女孩子一定要嫁人的,嫁给谁都还不是一样的。”刘萍的二哥没有再说什么,声音低低地叹了一口气走开了。

结婚前一天,刘萍请了七天假回了家。

7

回到家里时天都黑了,刘萍挨了妈妈一顿抱怨:“你看你这个孩子,明天都结婚了也不知道早点回来。”刘萍微微笑了一笑没说话,因为刘萍结婚而早早回到娘家的姐姐刘芳赶忙打圆场说:“这也不能怪她,厂里的假不好请。”

当晚,刘萍吃完晚饭,一个人走出家门,去以前和张杰一起走过的田间小道走了走。夜晚的乡间很静,天上繁星点点,弯弯的月牙儿安静地看着独自走着的刘萍,想着从前的点点滴滴,刘萍任泪水在脸上肆意流淌,她知道,明天,她将会成为别人的新娘,没有权利也不应该再去想着往昔了。

第二天有亲戚陆陆续续过来,刘萍结婚,她的爸爸妈妈没有请多少亲朋好友,加在一起也就三四桌人,自家买的菜,请一个会烧菜的亲戚过来帮的忙。快吃午饭时,宋志强一身西装,开着一辆黑色的轿车来了。他看到刘萍嘿嘿的笑着,然后挨个亲戚敬烟。有亲戚低声议论:“不错,看着挺老实憨厚的一个孩子。”吃过午饭,看着一身红衣红裙的刘萍在换红色的皮鞋,刘萍妈妈的眼泪流了下来:“闺女,到人家后好好和他家人相处。”刘萍的声音带着哭腔:“妈妈,我一定会的。”一旁,刘芳和妹妹都哭了,刘萍的大哥显得有些不耐烦:“都哭什么啊?”一旁的亲戚也劝道:“是啊,结婚是高兴的事情,都不要再哭了。”刘萍的大哥抱起刘萍来到轿车旁,宋志强忙拉开了车门。在一片鞭炮声中,车子载着刘萍驶向了几十里外的宋志强的家,看着慢慢远去的娘家,刘萍低垂着头没再说一句话。

几天的假期很快就过去了,刘萍如期上班,宋志强也正常上班了。为了小俩口方便,宋志强的爸爸妈妈不让刘萍再住厂里的集体宿舍,为他们两个在外面租了两间房子,靠近刘萍上班的地方,宋志强早晚骑摩托车来回跑,两个人的生活终于安稳而有规律起来。一年后,也就是一九九九年刘萍生下了大女儿。几年后,他们用攒的钱,加上宋志强的爸爸妈妈给的钱,刘萍又跟她二哥借了一些,在县城中心地段买了一套八十多平米的二手房。刘萍收拾着房子,看着属于自己的家,虽然是旧的,但她心里依然有了几分满足。

在这期间,尽管一直没见过张杰,但是刘萍从别人口中也多多少少知道张杰的一些情况,他在洪泽湖边承包了一个水塘养鱼。以前上职业高中时他学的就是养殖专业,如今也算是对口了。但是,养殖的行情不太好,好像也没赚到多少钱。他的老婆帮他一起种着家里的那几亩责任田,女儿在乡里的学校上学,日子就这样平淡而安闲地流逝着。

再见到张杰时,时间已经滑向了二零一零年,就是刘婷建材店开业的那一天,也是刘萍婚后的第十三年,刘萍的大女儿上初一,二女儿上一年级。

8

本来刘萍和宋志强的女儿是宋志强的妈妈帮他们带的,但是 由于老家有事,宋志强的妈妈回乡下去了,大女儿的学校离家近,自己可以上下学,就是小女儿的学校离家远,孩子小,没办法,刘萍俩口子只好换着接送孩子。因为气温低又上夜班,一边还要照顾孩子,刘萍一下子病了,感冒,咳嗽,还发着低烧,昏沉沉的,头重脚轻,她只好请假在家休息。头痛欲裂的感觉让刘萍很难过,躺在床上,刘萍吃完宋志强买来的感冒药,也不知什么原因,她竟然万般地想念起张杰来。也许人在生病的时候都是脆弱的吧。前两天她从柳婷的口里知道,张杰去外地接了一个工程,由于刚开工,好像比较忙。如果他在该有多好,我一定去见他,刘萍心里暗暗地想,她硬撑着想起身去找张杰给她的那张名片。

“滴,滴”,手机响了两声,是短信提醒,刘萍打开一看,是一个陌生号码,她再仔细看看,竟然是张杰发来的短信。“我是张杰,明天我有事要回家路过县城,能见你一面吗?”张杰在短信中说:“一直等你的电话,要不是问柳婷,我都不知道要怎么联系你。”刘萍犹豫着,拿着手机,不知道该怎么回,尽管刚才自己还那么地想念他,那么地想见他一面。见他吗?还是不见?我们该见吗?宋志强知道会怎么想呢?刘萍的心里千回百转,这时,手机“滴,滴”,又响了两声,又是张杰的短信:“见见我吧,我知道我们已经回不去了,我只想让你当面告诉我别后这些年你的事情,我保证以后不会再打扰你,相信我,好吗?"张杰的话语中透着无限的恳切,刘萍犹豫着,不知道要怎么回复他。

天慢慢黑了,刘萍躺在床上,头还是晕乎乎的,宋志强端来一碗熬得浓稠的米粥放在床头柜上,轻声地喊刘萍起来吃饭,刘萍装作睡着了,没有吭声。他又轻手轻脚地走了出去,顺手关上了门。刘萍睁开眼,盯着屋顶,她的脑子一直在盘旋着,去见他?不去见他?当天夜里她失眠了。

早上起床,也许是一夜无眠的原因刘萍觉得自己不太舒服,她给厂里带班的组长打了个电话,又请了一天的假,那位好脾气的组长在电话里开玩笑的说:“刘萍,你要是再不来上班,可能真要被‘炒鱿鱼’了。”刘萍轻声说:“明天我一定去上班,今天感冒还是没好。”孩子去上学了,宋志强拿好药放在餐桌上,又推开门叮嘱了刘萍几句就上班去了。听着宋志强关门离开的声音,刘萍慢慢地下了床,走到卫生间,在镜子前她站住了,凑近前去看着自己。

镜子里刘萍白皙的脸庞,有着几分憔悴,结婚这么多年,虽然有了两个孩子但是她的身材还是很苗条,没有多大改变,只是此时她的头发有点乱。刘萍拿起梳子有一下没一下的梳着,看着一旁的手机她心里竟然有了几分期待:张杰今天几点会到县城?我是不是该好好收拾一下自己?

正想着,一条信息进来了,是张杰的:“我马上到县城了,在哪里等你?”抓起手机,刘萍的心突突地跳了起来,她不知道要回什么。“要不在新华书店门口吧,我需要买几本专业书籍。等你!”张杰又发来一条短信,替刘萍做了决定。

刘萍动作忽然快了起来,她赶紧洗漱好,然后,回到卧室打开了衣柜,她先选了一件灰色的长外套,穿上照了照镜子,脱下,然后,她又拿出一件暗红色的上衣,看了看觉得不是太喜欢,又放了回去。终于,她穿上了那件黑色的风衣,淡淡地抹了一点口红,脖子上一条红色的围巾衬得她的肤色红润了几分。她带上卧室的门时回头看了一眼,床头上方,那张大大的全家合影上,老公宋志强和两个女儿都在望着她笑,刘萍愣了一下。

换好鞋子,刘萍推开门走了出来,还没关好身后的门,有电话打了进来,是张杰的电话,站在门口,她又一次犹豫了:接,还是不接?去,还是不去?此时,她脑子出现的是卧室床头那张她和宋志杰及两个女儿相拥一起,含笑的合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