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必发娱乐官网>>原创>>小说

云上的爱情

2017年08月10日06:57 来源:88必发娱乐官网 沪杭梁李董

云和,千百年地隐匿于括苍山脉的群峰深处。梯田,又让这些大山平添了不少亮丽和妩媚。

车过崇头开始爬山。一弯紧接着一弯,汽车在爬坡时喘息,在转弯处惊魂。山脚云雾还时隐时现,转过几弯就已云雾满山。

赵善村就像山花一样开在云端,我们入住一个叫梯田驿站的民宿。民宿主人姓刘名丽娟,五十开外年纪,一米五几身材,齐颈的短发衬托着一张不再年轻的圆脸,但刘海下那端正的五管叙说着曾经的美丽,特别是那双会说话的眼睛和腮边的两弯笑靥,正如丽鹃似的盛开,又像星星般的迷人。

来不及与她闲聊,我们忙着去看梯田。刚才退进深山幽谷的云雾,一忽儿满谷满山。大山远遁,梯田隐形,放眼望去,一片白茫茫,到处湿漉漉。我们只得长吁短叹,悻悻而还。

回到驿站,等到我们坐下吃饭,门外的云雾悄悄退去,连绵的青山更显苍翠。这时云雾弥漫于山谷,缭绕于山腰,给大山一种动感,让村庄变得虚幻。

云雾退去,夜幕渐合。更确切地说像画着一幅水墨,先是浅墨,接着深墨,最后是泼墨,眼前的一切被黑暗吞没。家家户户次第亮起灯光,把赵善变成了天上的街市,又仿佛无数双瞌睡人的眼。

驿站已经客满,刘丽娟一会儿为入住的旅客忙这忙那,一会儿为小店的来客买东买西,一会儿与我们这些饭后无事的客人搭讪。她向我诉苦说,自己年已六十,还一人瞎忙。这几天生意好,天天忙到后半夜。刘丽娟快人快语,一身疲惫,满脸幸福。

当我建议顾个帮工,刘丽娟说女儿在杭州工作。“我这就打电话让女儿回来,你也帮我做做思想工作。”我还没表示同意与否,她就拨通了女儿,把手机递了过来。

还不知道她的女儿姓甚名谁,有何喜好,什么工作。我只能从发展农家乐和民宿的天时,分析到云和梯田的地利,再讲到游客日多的人和。从而引出母亲年岁已大,急需女儿回家的正题。女儿在电话中告知,她今年才离开老家,一是春节过后生意清淡,二是想看看外面的世界。今年五一会回到家里,与母亲商量后再定去留。

挂断电话,我安慰刘丽娟说,你女儿五一回来。丽娟脸上洋溢着微笑,夸奖着女儿的乖巧,一句“女儿不是我亲生的”话引起了我的好奇,于是她向我讲起女儿蓝芳芳的故事。

原来,刘丽娟19岁那年,从邻村嫁到赵善,与畲族青年蓝水平结为夫妻。婚后两人外出打工,构筑着自己的新家。1987年6月的一个深夜,蓝水平在自家门口发现了一个被丢弃的女婴,夫妻俩决定收养这个孩子,并为她取了一个动听的名字——蓝芳芳。这时一位亲戚刚诞下一个孩子,刘丽娟求她为自己女儿喂奶。三个月后丽娟抱回自养,给女儿喂些羊奶米糊。尽管丽娟百般呵护,芳芳却体弱多病。刚医好她嘴边长出的泡泡,又发现她腿脚难以伸直,行走困难。常年的治疗和巨额的费用,让本不富裕的家庭雪上加霜。

直到2000年才被中国人民解放军第117医院确诊,蓝芳芳是幼时打针,打断了膝盖后窝的筋脉,需要开刀把筋接上拉伸,保养一段时间后就能正常行走,只是治疗费用高达近10万元。听到这个消息刘丽娟夫妇又喜又忧,喜的是多年缠绕女儿的疾病终于有救,忧的是这10万元对他们来说是天文数字。个别亲友劝刘丽娟:“芳芳又不是你们亲生,养了那么多年也算对得起她,趁她还小丢掉算了,你们俩可再生一个。”刘丽娟斩钉截铁地回答:“我养了她这么些年,就是猫儿狗儿也舍不得丢,何况她是我的女儿。”

于是夫妻俩几乎借遍了亲戚朋友,最终凑齐了那笔钱,让芳芳重新站了起来。可蓝水平不慎摔断了腿,落下了残疾。祸不单行的是,2010年又查出胃癌。一年后去世,留下了20多万元的巨额债务。从此,刘丽娟日夜劳作,供养女儿、偿还债务……

刘丽娟的话语,像门外的山风,吹拂起心底的波涛;又像远处的瀑声,撞击着我们的心扉。我重新打量着眼前这位女人,一种钦佩之情,从心底油然而生。

“滴铃铃……”刘丽娟的手机突然响起,我看了一下时间,是二十二时十五分。刘丽娟说了句“我老公”,这时我注意到,她接听时侧着头,声音柔得像片云,眼角笑得像朵花。与对方简短的对话后就挂了电话,但脸上仍挂着幸福。于是,刘丽娟的话题转到了她的老公。这时门外的云雾已经散去,远处现出大山的剪影,天上露出迷人的星星。

刘丽娟现在的爱人叫姚南山,是离云和不远的青田人。36岁时独闯西班牙,在塞维利亚开出首家中餐馆。生活稳定后,他将妻儿也接到西班牙,还先后将200多名亲友带出国门。老姚虽然积累起了相当的资产,自从妻子2002年因病去世以后,就产生了日益强烈的回国念头。

2013年夏天,姚南山回到祖国,萌生了留在国内找个老伴的想法。好友金志华向姚南山讲起了云和梯田边上的刘丽娟母女。刘丽娟那坎坷的人生,不屈的抗争;博爱的情怀,乐观的性格,深深地感染着姚南山。当年7月6日,姚南山金志华他们以游客的身份,背着相机和行李,走进了刘丽娟的家门。

这时已过中午,姚南山说肚子饿了,刘丽娟热情地招呼他们,并说店里有方便面。姚南山说吃不惯,刘丽娟就为他们煮了锅面条。就这样,煮着、吃着、聊着、笑着,姚南山眼前的刘丽娟像朵经霜的菊花,散发着清苦的芬芳;像泓山间的清泉,流淌着澄澈的晶莹。经历了如此的坎坷,刘丽娟却淡定从容,豁达乐观。

那夜,姚南山他们就借宿在刘丽娟家里,老姚与丽娟聊得很晚,明明是初识却有说不完的话题,心有灵犀得像故友重逢般的默契。第二天老姚要按照住宿标准付钱,刘丽娟死活不肯,并说“乡里乡亲,多难为情”。

十多天后,姚南山又出现在刘丽娟面前,刘丽娟有些诧异又有些惊喜。姚南山拿出上次拍的一些照片,让刘丽娟欣赏。姚南山住了两天,临行前点破了那个话题:“我年纪已经不小,在剩下的这段生命里,如能有你相伴,将是我最大的幸运……”

刘丽娟本已麻木的内心,倏然划过电光石火,卷起惊涛骇浪。经过长久的沉默,接着是深深的叹息。这些年她历尽坎坷,尝尽炎凉,早已把伴侣之事淡忘,感情之门紧闭。眼前的一切让她手足无措,一时难以接受。姚南山的幽默、体贴、深情,早已让她心驰神往,但自己有资格接受这份爱吗?何况自己还有那么多债务。她毅然决然地告诉姚南山:“我没办法答应你。我还有很多债要还,不能拖累了你。”在刘丽娟委婉的拒绝中,姚南山听出了她的责任与担当,心中更加认定,她就是自己要找的另外一半。

2013年10月,到了姚南山回西班牙的时间。他给刘丽娟打来电话,称自己要出趟远门,约刘丽娟来青田相见,有些东西托她照看。

那天刘丽娟母女来到了青田,姚南山亲自下厨做菜烧饭。等他做完后却发现刘丽娟已经不见,邻居告诉他刘丽娟母女已去车站。

原来,姚南山在厨房忙碌时,刘丽娟与他的邻居闲聊,才得知姚南山是海外华侨,有着雄厚的资产。不仅在西班牙有餐厅和游乐场,还在老家投资了一家铝合金厂。那一刻,她心里五味杂陈,最终悄然离去……

姚南山赶到车站,刘丽娟劈头就问:“你不该戏弄我,你还是回去吧!”这时的姚南山百口莫辩,他焦急地分辩:“不是我想隐瞒,只是一直没有解释的机会……”刘丽娟心里对眼前这个男人更多了一层理解:纵有万贯家财,却从未在她面前有丝毫炫耀,更没有半点居高临下,真是一个难得的好男人!

敞开了彼此的心扉,两颗心贴得更近了。姚南山要回西班牙,刘丽娟竟生出一些不舍。她为姚南山准备了很多土特产,嘱咐他路上小心注意安全。姚南山情不自禁地说道:“你跟我一起去西班牙吧,那些债务,我帮你还清。”

刘丽娟神情严肃,毅然决然地摇头:“你替我还债,村里人会说我见钱眼开,攀附富贵。家里欠的这些债,都是好心人借的救命钱,这些良心债,必须自己还。我还不完就让女儿接着还。只有这些债还完了,我才能挺直腰杆嫁人。”姚南山听后,对刘丽娟不仅是爱恋,更多了份敬重。

回到西班牙后,姚南山多了一份牵挂,多了一种思念。走在异国的街巷间,总会浮现出刘丽娟的身影。姚南山觉得自己历经沧桑,生活富足但已66岁,他必须抓住这难得的机会,守着心爱的人慢慢老去。于是姚南山将海外的产业托付给子女照管,就回到日夜思念的故乡,回到魂牵梦萦的爱人身边。

2014年1月,姚南山和刘丽娟决定,将梯田边的老房子改造成欧式装修的民宿。姚南山自己设计,室内布局、层高、窗棂的式样……这些细节,许多来源于他在塞维利亚的生活经验。

驿站开业后,姚南山引进了一些西式餐饮。第一次拿起刀叉吃牛排,刘丽娟连连吐槽:“谁说用刀叉的人洋气?我看还是筷子好用。”姚南山笑着将牛排切成小块,拿出筷子递给刘丽娟:“没有人规定吃牛排一定要用刀叉,你用筷子也能吃。”

闲暇时,姚南山跟着刘丽娟一起去放牛羊,刘丽娟则爱听姚南山讲些国外趣事。两人相约,等还清了债务,就一起去看世界。2015年下半年,姚南山将结婚事宜提上日程,刘丽娟却说:“我爱的是你的真诚,我不想因为我们结婚,影响了你和孩子们的财产继承。”

我要向姚南山求证,刘丽娟为我挂通了电话。“当初她就跟我说,不要办那个(结婚)证好吗,我也就说好的……我回来后想找个老伴,能够相互照顾依靠,生病时有人给你递水送药。我以后也不会回西班牙了,年纪大了,那么长时间的飞机受不了了。”电话那头传来姚南山爽朗的笑声。

老姚还在电话中告知,他爱上了这里的人,也爱上了这里的山,想投资一些项目,让赵善村及周边的村民尽快富裕起来。

万籁俱寂,子夜深沉。我不忍心再聊下去,因为刘丽娟明天还得早起。

第二天,我们终于看到了梯田。造型各异的镜面,从高到低地铺排着;看似无序的曲线,潇洒飘逸地扭动着。点缀其间的是泥房炊烟,是耕牛犁田,歌唱其间的鸟啼泉鸣,牧童短笛……这时白云在悄然地来去,我置身于一个云水世界。这时我似乎更懂得姚南山这个爱情故事的内涵。

云上的爱情,祝福你们!(梁孟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