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必发娱乐官网>>评论>>88必发娱乐在线

摄影图书要“面子”也要“里子”

2017年08月08日13:57 来源:中国艺术报 张璐

“有位业界专家说过一句话,大意是没有出过画册就算不上什么摄影家。话虽然有些绝对,但对于摄影家的艺术地位打造来说,出版自己的个人专著应该是必要的一环。 ” 《中国摄影报》副总编辑柴选向记者表示,对于面向市场的职业摄影师来说,纸质画册或作品集的效果远比电子图册的展示更显专业,因此,一本摄影书对摄影师个人作为艺术展示的途径而言尤为重要。

近日由《中国摄影》杂志与嘉兴影上书房共同举办的首届“2016中国摄影图书榜”评选出了2016年度出版及个人制作的六大类摄影图书,包括“年度原创摄影图书”“年度摄影译本”“年度摄影图书策划”“年度摄影图录”“年度摄影手工书”“年度资助图书”等。尽管征评的工作圆满落幕,但据有关负责人表示,在征评过程中仍然充满着遗憾,例如,体现中国大陆摄影作品的高水平画册稀缺;有关摄影史料类图书过多,而对当下影像文化状况的批评、反思之作稀见,包括译介图书题材重复;一些器材类图书抄袭严重、编辑粗糙、原创性不足等等。“这些情况的出现,恰恰是当下摄影书生存境况的真实反映。 ”浙江摄影出版社摄影工作室主任郑幼幼说道。

摄影出版的多元化局面逐步打开

国内对摄影图书的认识,从广义上来说,包含摄影史论(理论、评论) 、摄影画册、摄影故事、摄影随笔、摄影教材等各种以摄影为主要线索来书写的书籍。过去一段时间,器材、技法和教程类的摄影图书占据摄影出版的主体。 《中国摄影》杂志编辑钟华连参与了此次“中国摄影图书榜”的相关组织工作,她告诉记者,近来随着互联网上相关资讯的丰富,图书市场上那些初级的摄影器材、技法书已经饱和,而读者对影像文化的深度阅读需求日益加大,这就使得摄影出版的多元化局面逐步打开。

“2008年是个标志性的年份,数码摄影兴起后,中国摄影图书进入了数码摄影技法书时代。 ”郑幼幼说, 2009年到2010年是技法类摄影书的黄金时段,此后随着山寨跟风的泛滥,到了2010年底摄影技法类图书的市场明显分薄。2010年以来的摄影类图书策划是靠摄影专业出版社与综合类出版社共同努力得以维系的。“2010年以来的摄影书还有一个重要的变化,即史论与经典摄影集的异军突起。 ”郑幼幼表示。

“2013年前后,摄影图书选题开始走入更宽、更深的领域。摄影理论书呈现了新的发展态势。越来越多的读者有了这方面的需求。 ”中国民族摄影艺术出版社社长兼总编辑殷德俭表示。如今摄影图书创意化呈现不再着眼于“大画册”等规格和形式上的突兀,而更加注重内容的整合。尤其引人注意的两个层面的变化,即理论类书籍的流行,以及精品画册成为颇受欢迎的收藏品。“前一段时间由中国民族摄影艺术出版社推出的纪实摄影家吕楠的经典三部曲《被遗忘的人》 《在路上》 《四季》市场反响就非常好。 ”柴选说。

我们的印刷设备与材料都很好,但很难制作出真正的优质品

“学术出版、专业出版由于它的‘小众’特性,决定了它的发展绝不会是流行性、爆发式的。 ”殷德俭说,如今很多重要城市的新华书店(书城)的柜台都在萎缩,而大部分书店先舍弃的书架都是摄影类的书,或者把摄影类归到旅游类里去。

新西兰策展人、摄影理论研究者约翰·B·特纳(John B T urner)在中国参与摄影研究的工作多年,并策划出版了新西兰摄影师汤姆·哈金斯(Tom Hutchins)的《中国所见1956》 ,他说,如今出版人、摄影人自身的“开放”以及“创新”意识等方面的薄弱,以及营销和推广等方面的不足,都阻碍着国内的摄影图书更好地被介绍以及销售至海外。“在海外某些地方获取中国摄影书的信息有一些困难,好几次我都尝试用网络查找ISBN号,但却没有搜索到我要查找的摄影类书籍。 ”约翰·B·特纳向记者表示,摄影书还期待更丰富准确的翻译,但是目前许多摄影类图书翻译的不足阻碍了其更好地向全世界展示中国摄影图书的魅力,类似的问题存在于国外图书的引进上。因此,摄影图书中外融通的渠道亟待更宽阔地被打开。“国外著作的引进,我们和其他领域的出版都有同样的困境。国外版权的时效非常短,我们如何在这么短的时间里高质量地完成出版的所有环节,确实是摆在我们面前的一个新课题,迫使我们不断完善现有的机制。 ”中国民族摄影艺术出版社副总编辑毛卫东说。

如今,当摄影创作越是数码化时,作品的实物化反而显得愈加重要。“对出版社来说,摄影集的引进如果选题精准、印量合理也是完全可以盈利的,但是提印必须谨慎,一旦变成库存那就是高码洋的库存,会影响整体的运作。 ”郑幼幼说,目前我们的印刷设备与材料都很好,但依然很难制作出真正的优质品,这是国内摄影书制作上的通病。

作为艺术产品的摄影图书,仍然有其存在的坚挺姿态和领域

摄影书会随着材质的丰富而更加多元,比如散页式的装帧、签名编号的限量收藏版等。更重要的一个趋势是,当下许多摄影人开始尝试学习制作自己的手工书,“这样完全个性化的表达,会造就每一个个体都不相同的新型摄影书类型。 ”柴选表示,纸质书在摄影作品的呈现方面必须向着高端化、精品化和收藏方向拓展,因为画册作为普通传播品的功能完全可以被电子化的产品替代。那些作品质量上乘、设计精美、装帧精良且材质独特的摄影画册,就可以作为收藏品,被真正喜欢它的人反复深读和把玩。

早在2009年,摄影师孙彦初为了让别人看到更多的作品,第一次动手做了一本手工粘贴的摄影作品集,并在这本集子里做各种涂鸦,这成了他的第一本手工书。如今他已完成10本手工书的制作,成为近些年国内摄影手工书制作最具代表性的艺术家之一。除了绘画用到的颜料、水彩等,他还常在日常生活中收集水泥、铁皮等材料利用于手工摄影书的制作中。“摄影手工书因为更多有了手工的参与,使得摄影书更加独特和具有魅力。而印刷摄影书,可以批量地机械复制生产,但也会丢失观看原作的视觉感受。 ”孙彦初表示。

“艺术作品的电子书并不能取代纸本的呈现,转瞬即逝的电子呈现与纸本艺术图书有完全不同的价值,纸本图书所构建的纵深感,已经越来越成为这个喧嚣移动媒体时代的一种奇妙而独特的生命体验。这也解释了作为纸本艺术图书的摄影集可预期的前景。 ”郑幼幼表示,尽管如今多数纸本读物受电子产品冲击较大,但作为艺术产品的摄影图书,仍然有其存在的坚挺的姿态和领域,其艺术性以及实物的触感、观感是电子呈现所完全不能替代的。因此,不论现在乃至将来,摄影书受到电子技术的冲击幅度并不会很大。但值得注意的是,对于摄影图书,无论是装帧、设计等的“面子”问题,或插图或理论文字的“里子”问题,二者都必须有高水平呈现的统一性,这才是摄影书制作的终极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