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必发娱乐官网>>原创>>小说

恩惠的春天

2017年12月06日10:39 来源:88必发娱乐官网 崇文

去年春节,时值隆冬。雪花飘飞,寒风凛冽,我回到了阔别已久的故乡。

大年初一,一大清早,浓雾匝地。我又见到了年近七旬的父辈恩惠。老人精神矍铄,兴致高昂,饱经风霜的脸上布满了沟壑般的皱纹,灿烂的笑容把满脸皱纹挤得又多又高。刚开口说话,几颗掉落的牙齿就调皮地透露了他内心的喜悦。他兴奋地告诉我:“如今政策好,我被评为五保户,生活有保障了。自己种点地,养点羊,不仅能增加收入,还可锻炼身体,我可不能让国家把我全包了啊。”盘踞在他脸上多年的阴霾不见了,取而代之竟是一片春天的朝阳。

“真的吗,我倒要亲自来看看。”他忙笑着表示欢迎。

我将目光投向东方,一轮红日,又大又圆,正冉冉上升,将无穷温暖撒向广袤大地,地毯似覆盖大地的浓雾渐渐散开,让人不禁感到一丝暖意。

看到恩惠老人的大好境况,听到恩惠老人的欢快话语,我的脑海里不禁呈现出十年前大年初一的画面。

还是隆冬时节,大雾弥漫,冷风肆虐,刺人肌骨;还是一大清早。察看庄稼的父亲回来说,恩惠丝毫没有过节的欢乐,而是笼罩在无尽的悲痛中,在家放声大哭。我深感诧异,询问缘由,父亲说:几只山羊是恩惠最重要的经济来源,如今怀孕的母羊意外死去,自己计划好的许多事情化作了泡影。况且,终日羊儿们待在一起,如亲人一般,情深意长,咋不心痛呢?匆匆埋葬了母羊,他连饭也不吃,就折到地里干活去啦。父亲又补充说,恩惠年纪大了,一身病痛增加,力气大不如前,庄稼不大干得动了,只有多耗些时间。而要买东买西,油盐酱醋茶,能不搞点副业养点鸡羊吗。

听完父亲讲述,一股悲哀不自觉地涌上心头。这是我从小就认识的恩惠吗?四十年前的他可不是这个样子。

那时,我是十岁左右的小孩,恩惠已是血气方刚的小伙子了。他和母亲相依为命,因为先父成分高,在以阶级斗争为纲的年代里母亲也常受到牵连,经常被叫去参加繁重的义务劳动,或是被揪上高台批斗,可怜的恩惠受尽欺凌和白眼,野草般孤独地生长。好在岁月是治疗创伤的一剂良药,成年后的恩惠品行出众,体健貌端,又掌握了一门夯筑土墙的高超技艺。虽然辛苦异常,但是凭这手艺完全可以体面地在农村生活。三年后,恩惠成了我们生产队里第一个买自行车的人,大家都一直记得那是一辆永久牌,加重型的。周日逢场天,他骑行在田埂地肩,飞奔于乡村马路,嘴里不时吹着嘹亮的口哨,那种气派和得意不是用语言就能形容的。

看到恩惠一表人才,意气风发,既粗通文墨,又有一副好手艺,说媒者是一波接一波,差点踏破了门槛。无奈恩惠心高气傲,没有中意的人儿,媒人也就渐渐灰心了。老母亲却十分担心,怕他混过了年龄当光棍。恩惠依然故我,率性而为,即使生活艰辛,也十分快乐,常常大老远就能听到的清脆铃声也像极了他那爽朗笑声。

俗话说: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二十八岁那年,恩惠双眼视力急剧下降,自行车是不能骑了,只能孤单地立在墙角,布满了灰尘。恩惠在老母亲搀扶下多方求医问药,均不见疗效。

夕阳西下,田间地头,寻常阡陌,经常出现一对相互搀扶泪水涟涟的母子。一个双目失明脾气古怪,一个目光黯淡涕泪横流。遁入黑暗世界的儿子起初还可感知外部世界的一点微光,而那微光却像遇水的火焰般慢慢熄灭了,儿子心如死灰,行尸走肉般苟延残喘。曾经记录辉煌的自行车也不见踪迹,化作了一堆无用的药丸。古稀之年的母亲既要打理庄稼,又要照顾儿子,辛苦异常,她也生活在光明的黑暗中。

六年后的春节,儿时同学卢光明从广州回家探亲,了解到恩惠的实际情况,心如刀绞,恻隐顿生。遂慷慨解囊,不仅替恩惠还清了欠账,还在返回广州时毅然带上恩惠去求医,希冀觅得一片光明。

可能是卢光明的诚心感动了上苍,恩惠在医院的检查结果喜忧参半。忧的是一只眼睛眼底坏死,恢复无望;喜的是另一只眼睛换只人工晶体即可恢复部分视力。手术顺利完成了,出院时的恩惠戴着一副眼镜,恢复了部分视力,喜悦的泪花喷涌而出,心底燃起的除了感激还是感激。

回到家的恩惠重新焕发了青春和活力,从邻居那里要回了自家的承包地,开始和母亲一起为生活打拼。不多久,鸡鸭满圈,粮食满仓,久违的笑声也荡漾在这个农家小屋里。而青春不再,娶妻已全无希望,恩惠踏实地过起了单身生活。

几年后,八十多岁的母亲病逝。恩惠满含热泪,亲手安葬了母亲,开始了独身生活。

此时的恩惠五十多岁了,屋里屋外全靠自己操持。自己不种地,就没粮食吃;自己不煮饭,就会饿肚子。借助一副眼镜才能依稀看见事物的视力,拖着瘦削不堪的身躯,耕耘在房屋周围的承包地里,用自己的辛劳和汗水换来了粮食和蔬菜,温饱倒也不用多愁。

没有女人的男人是有缺陷的,不细致的。恩惠生活粗糙,只有在给别人帮工时才会改善生活,品尝食物的香甜,咀嚼日子的好滋味。

生活就是这样的,津津有味也好,淡而无味也罢,都要往前过。恩惠过着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自给自足光棍生活,艰辛而平淡。忙时,耕耘在承包地里;闲时,跋涉在山中牧羊,间或骑着电瓶车上街赶集,买回所需日用品。

光阴荏苒,一晃几十年过去了,恩惠已近七十岁了,现在的境况果真如他所说吗?

吃过早饭,浓雾完全消散,又一个冬日暖阳。我来到了恩惠老人居住的一个一扇门两间房的温馨小屋。屋里整洁有序,桌上有台微型收音机,墙角有辆崭新的电摩。老人热情不已,端茶倒水,嘴里不停地说,他平日里放羊种地,隔天骑着电瓶车上街赶集,每月按时领取五保户津贴,日子过得倒也惬意。逢人直夸政策好,自己有福赶上了好时光。

看来,恩惠的春天真正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