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必发娱乐官网>>新闻>>各地文讯

日本作家林真理子来华交流 谈“新女性”的成长路径

2017年12月07日16:02 来源:新华网 欣闻

日本当代文坛著名作家、直木奖评委、直木奖得主林真理子于本周抵达北京,展开为期四天的文学交流活动。12月2日下午,林真理子女士做客中国现代文学馆,与翻译家施小炜、文学评论人解玺璋以及青年作家笛安就 “从东京到北京,新女性的一万种可能”话题展开探讨。

林真理子创作生涯中两部重要作品《平民之宴》和《遗失的世界》的中文版,于今年6月由东方出版社引进出版后,仅仅两个月销量就突破5万册。值得一提的是,《遗失的世界》刚一上市就售出影视版权,同名电视剧不久后就会在中国上映。

出生于1954年的林真理子,自1982年创作至今,已出版了200多部作品。她不仅横扫直木奖、柴田炼三郎奖、吉川英治文学奖等日本文坛几乎所有重要奖项,自2000年以来还一直担任直木奖评委。作品累计日本狂销3000万册,被誉为日本“四大女天王”作家之一。

评论人毛尖称,林真理子具有世界级作家的能力与素养,像简·奥斯汀一样,林真理子客观地对待笔下的女性,时常在作品中对一些女性角色的行为做出嘲讽之言。正是因为这点,她成为了三十年来在日本影响最大的女性作家之一,她的作品摆脱传统俗套,具有写作示范价值。

林真理子也表示,自己在作品中所描写的女性,她们往往非常的具有野心,欲望强烈。有些时候还会表现的比较狡猾,不能被现代的男性认同。日本出版界评论称,林真理子是对人性行动原理最敏锐的作家,是当代日本文学的领跑者,描写80年代之后日本人的欲望、大众的悲喜剧,无出其右。

林真理子的写作基本围绕着三个关键词:现代、女性和心理。林真理子直言,在日本,有不少年轻作家写青年人的心理。她的写作目标,是通过小说捕捉和洞察日本社会中的普遍问题,用自己的语言方式将问题反映给读者,引起大众共鸣。她在不断摸索,试图写出一般年轻作家难以驾驭的内容。

林真理子笔下塑造的女性形象契合了当下的时代特征——励志、拥有自我、经济独立。她们并不拘泥于婚姻形式,只是希望有一份理想的爱情;在事业上,新女性没有也不需要将爱情作为事业的交换条件;在女性自我实现的途径上,林真理子则让女性认识到只有女性自己的独立和成功,成为自己的“大女主”,才是实现自我的捷径。

《遗失的世界》中的主人公就是“新女性”的代表之一,女主角泽野瑞枝面临着原本完满的家庭一日之间破碎瓦解的痛苦,为了独自抚养女儿重新步入职场成为人生的掌控者。该小说中的女主角与热播的电视剧《我的前半生》中罗子君一样励志,但是不同的是,林真理子对婚姻、出轨、中年危机的认识更为深刻,她主张女性不应因家庭牺牲自己,不要委曲求全成为无爱婚姻的卫道士。而应该坚决去追求女性应该有的幸福和爱情,做人生的主宰者。

此外,《遗失的世界》创作背景也更具现实意义。这部18年前连载在《读卖新闻》上的小说,当年的连载曾经将日本第一大报的销量推高到上千万份,而彼时日本正处于泡沫经济时代。

林真理子至今的200多部作品包括历史小说、恋爱小说等多种体裁。她的作品很受影视公司青睐,已有近10部作品被改编成影视剧。包括写婚外恋体裁的《禁果》,大龄未婚女青年的《Anego》,历史剧《西乡殿》,以及东方出版社本次引进的《平民之宴》等等,

《平民之宴》创作于2010年,着眼于日本社会贫富差距日趋扩大的社会现实,小说讲述了一个传统意义上的典型中产阶级家庭,因儿子的高中辍学,以及孩子们的婚嫁问题而逐步坠入“下层社会”的悲喜剧。2011年5月31日被改编为日剧《下流之宴》在NHK电视台播出,黑木瞳饰演一名对于自己的家庭处于中产阶级水平深信不疑的家庭主妇。

《平民之宴》中关于中产阶级焦虑、教育焦虑的话题与中国当下的社会现实有很多共鸣。小说主人公由美子的儿子也正是在这种焦虑下开始厌学直至高中辍学,成为一名底层打工者,女儿可奈却只想通过婚姻来实现阶级跃升。对于林真理子深刻的思考、犀利的文字,有读者评论说:“故事就像发生在自己家似的”,“读的过程中,感同身受,非常心痛。”。

“人生有一种荒诞的感觉,这是我作为读者最直接的观感。”笛安从一个读者的角度分析,林真理子作品最大的特点在于她没有体现一种价值判断,就是非常真实、百分之百还原了每一个人物内心是怎么想的,也正是因为非常真实把每一个人物内心的欲望非常细致的勾画出来,会让读者旁观的人有一种不舒服,但这是写作的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