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必发娱乐官网>>作品>>诗歌

林莽的诗

2017年12月07日08:28 来源:诗探索微信公众号  林莽 

 

  林莽(1949——),原名张建中,生于河北徐水,现居北京。出版诗集《林莽的诗》《我流过这片土地》《永恒的瞬间》等多部。

瞬间

 

有时候,邻家的鸽子落在我的窗台上

咕咕地轻啼

窗口的大杨树下不知不觉间已高过了四层楼的屋顶

它们轻绕那些树冠又飞回来

阳光在蓬松的羽毛上那么温柔

生命日复一日

 

我往往空着手从街上回来

把书和上衣掷在床上

日子过得匆匆忙忙

我时常不能带回来什么

即使离家数日

只留下你和这小小的屋子

生活日复一日

 

面对无声无息的默契

我们已习惯了彼此间的宽容

一对鸽子在窗台上咕咕地轻啼

它们在许多瞬间属于我们

 

日复一日

灰尘落在书脊上渐渐变黄

如果生活时时在给予

那也许是另一回事

我知道,那无意间提出的请求并不过分

我知道,夏日正转向秋天

也许一场夜雨之后就会落叶纷飞

 

不是说再回到阳光下幽深的绿荫

日子需要闲暇的时候

把家收拾干净,即使

轻声述说些无关紧要的事

情感也会在其间潜潜走过

当唇际间最初的颤栗使你感知了幸福

这一瞬已延伸到了生命的尽头

而那些请求都是无意间说出的

 

母亲的遗容

 

妈妈为什么要穿那么宽大的袍子

褐色的大氅遮住了她亲手缝制的

碎花的蓝缎子衣裙

那是妈妈最喜欢的颜色

那年  她把珍藏了多年的嫁衣

送给了唯一的孙女

那么瘦小 紧紧地束着我女儿少女的腰身

那衣裙也是同样的蓝色调

高高的领口托住粉红的面颊和黛色的云鬓

妈妈也曾是那样的窈窕

春天的洋槐花般地开放

她曾是家里最小的女儿

清香荡漾在乡村那所有打谷场的院内

娇小地享有着长辈的呵护

还有三位爱她的哥哥

那是妈妈多么幸福的青春

她是那样的年轻  美丽

眉宇间的英气至今没有消退

 

如今她安详地闭上了那双聪慧的眼睛

面色平静地像睡熟了一样

那个宽大的袍子遮住了妈妈的遗体

而她美好的灵魂在我们心中永存

初秋的温热里  我们含泪低泣

遗像中妈妈的笑容 

让我看到了蒙娜丽莎的眼神

 

我真不喜欢那件褐色的宽大的袍子

是它裹走了我熟睡中的母亲

 

我想拂去花朵的伤痕

          

我总想拂去花瓣上轻微的伤痕

轻轻采摘那些微微泛黄的叶子

让美好的事物更加纯粹

也许因此我是个诗人

把理想放在最高的地方

不但欣赏而且实践

那些卑鄙的人在你的四周暗藏杀机

他们为自己阴暗的心理

伸出肮脏的手

他们让我知道一些美好的事物必然受到伤害

 

但我依然如故

用毕生的努力成为一个完美的人

 

雪一直没有飘下来

 

不是在水或音乐的节拍里

有时在一阵阵无名的节奏和忧郁的情调中

有一种声音比诱惑更神秘

 

不一定要知道你是谁

幻想在人丛中不会找到你

也许因此,雪一直没有飘下来

 

果树对于果树不知是怎么相爱的

围墙上的麻雀飞去又回来

在开花的季节过后

每一个走过园子的人都会有不同的感觉

人和人是怎么相爱的

有时隔着比树更远的距离

 

雪一直没有飘下来

尽管在许多瞬间沉入铅灰色的天空

幻想的风使激情发冷

也许那从未降雪的云层很低

他无法知道化成水流的感觉

也许那时你已不再那么说

 

但,雪一直没有飘下来

 

2017年中秋,林莽夫妇看望九十七岁高龄的郑敏先生。